第十三届国际书法交流大展在新加坡开幕,洪厚甜访谈

  宇文家林

2018年9月1日上午,由新加坡书协、国际书法家联合总会举办的第十三届国际书法交流大展在新加坡书法中心隆重开幕。来自中国、日本、韩国等23个国家和地区200余位书法家,以及新加坡书法爱好者共700余人参加开幕典礼。中国驻新加坡大使洪小勇、文化参赞阙小华应邀出席开幕盛典。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席苏士澍及国际书法家联合总会各团体成员负责人率团出席了展览开幕活动。

  洪厚甜

  1966年出生

新加坡总统哈莉玛莅临开幕式并致开幕词。她在致辞中称赞新加坡书协使书法在新加坡扎根,成为新加坡多元文化的一部分。开幕式上,哈莉玛总统向参展代表团颁发了“书法一家”荣誉证书。

  号净堂

  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草书专业委员会委员

新加坡书法家协会会长陈声桂在致词中深情回忆起国际书法交流的往事:30年前,当时在世的许多老前辈发起国际书法交流大展时,均表现岀俗人莫之能御的浩然正气,他们不做作、不流俗、不故弄玄虚、不欺世瞒人的文化传统,给后世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今天,尽管他们大部分已经仙逝了,但我们要承前启后,继往开来。愿全体同仁共同努力,完成先辈未竟之功。

  1963年出生

  江苏省国画院江苏省书法院专职书法家

中国书协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国际书法家联合总会秘书长陈洪武在致词中表示:海纳百川,有容乃大。随着书法视野的不断开拓,国际书法家队伍也日益壮大,希望通过各种有效的活动形式把古老的汉字书法艺术和中国文化精髓传遍世界,共同开创团结合作、共赢发展的美好未来,让中国书法艺术在世界各地焕发出更加璀璨的光彩。

  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楷书专业委员会委员

  采访时间:2013年7月9日

开幕式结束后,举办了盛大的雅集和交流笔会。哈莉玛总统首先为雅集开笔,写下了象征吉祥如意的大字“吉”,向与会各国嘉宾和书法家朋友表达了美好祝愿。苏士澍及23个国家、地区的书法家代表泼墨挥毫,共同庆祝第十三届国际书法交流大展开幕和新加坡书协创会50周年。

  中国书法家协会书法培训中心教授

  采访地点:江苏省南京市

中国书法家协会派出以苏士澍为团长、陈洪武为副团长、刘恒为秘书长一行6人代表团参加盛会。

  四川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

  记 者:宇文老师您今年多大年龄?

访新期间,中国书协代表团应邀拜会中国驻新加坡大使馆洪小勇大使,同时还应邀赴新加坡中国文化中心、新加坡书法家协会参观访问。

  四川省政协书画研究院专职副院长兼秘书长

  宇文家林:1966年生人,属马的。

被誉为当代最具代表性的国际书法“奥林匹克”大会——国际书法交流大展,于1990年在新加坡举办第一届,其后28年先后在北京、东京、吉隆坡等地举办,成为国际书法界规模最大、影响最广、参与人数最多的书法交流盛事。本届大展,共展出23个国家、地区的书家作品386件,是历届参展国家及地区最多的一次。第十四届国际书法交流大展将于2020年在北京举办。

  采访时间:2013年7月

  记
者:那就是说您写字写书法应该有三十年了,您说这三十年是特别开心的三十年,您说您是一个快乐的书写者,是这样吗?

  采访地点:四川省政协书画研究院

  宇文家林:是。

  记 者:洪老师,您好!您觉得书法是什么?

  记 者:给我说说您为什么是快乐的书写者呢?

  洪厚甜:书法它就是一种文化的形态,就是说我们所说的文化,它始终要有一种形态来承载、来表现,实际上书法就是承载文化的一种形态,书法是文化的一种表现形态。书法是这样,文学、音乐等其他艺术,无不是这样,当它成为一个独立的艺术的时候,都会像书法一样,反映整个世界。

  宇文家林:就是因为喜欢写,是自己的一种需要吧。拿起毛笔有一种亲切感,觉得很愉快。几乎每天要写写,有时候出差几天没有碰毛笔,自己总感到有点不舒服。书法对我而言是艺术,也是一种生活的需要,是一种生活状态。

  记 者:您觉得当代的书法家应该承担起怎样的一种责任呢?

  记
者:那书法其实是改变了您的很多生活轨迹了,如果不写字的话,可能您的生活是另外一种状态?

  洪厚甜: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的有效的生命时间就几十年,在这个有效的时间之内,让我们承担起文化传承的历史重任。文化的传承,是一条链,是一环一环地连接起来的,任何一环都不能缺,实际上中国五千年的文化能够走到今天,哪一环都没有缺,哪怕是在元代,在清代,中国文化一环也没有缺。那么为什么没有缺?就是这一代一代文化人、书法人始终坚持的一种责任,就是用他们的智慧创作了优秀的艺术作品,来传承和发扬了这门艺术。中国的书法艺术在现在这样一个社会环境里面,我们这一代人也有一个责任,这个责任就是要创作出属于我们这一代人的优秀书法艺术作品。

  宇文家林:应该可以这么说,特别是可以反映到这两年来,因为与书法结缘,前年考进了江苏省书法院,我本来是在报社工作的。书法改变我的生活状态。以前根本没想过让书法创作成为自己的职业,就是喜欢书写而已。

第十三届国际书法交流大展在新加坡开幕,洪厚甜访谈。  记
者:您说过,对古人真正的尊敬,应该是对他们的超越,这才是对古人真正的敬畏,是这样吗?

  记
者:您现在成就很高,才四十多岁,获过很多中国书法的一些专业奖项,总结这么多年的经验,您总结了一句话,您说书法的根本就是自然的书写、书写的自然,这是您总结出来的经验之谈是吧?

  洪厚甜:这个怎么说呢,因为我们看历史、看真正的一部中国书法史,我只看见了两个字:“创造”,也就是说真正能够成为进入历史的每一位优秀的艺术家,都是因为他独立的创造和他具有个性的创造获得的这种学术地位。没有一个仅仅盲目地学习前人的书法家,会成为中国书法史上的一个亮点,没有。

  宇文家林:没有什么成就,只有一点点成绩。自然的书写、书写的自然,这个其实也不叫总结。平常喜欢书法,也喜欢看一些文史哲方面的书。通过读书学习,我感觉,自然是中国书法书写的一种基本状态。古人写字就很自然。为什么现在好像觉得比较重要了,因为现在这个社会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跟古代社会不一样了,人的想法太多,让书法承担了太多太多的东西。我感觉书法还是应该靠生活近一点,通过书写反映一种自然而然的东西。

  记 者:您的观点可以这样来总结吗?就是我们一定能超越古人!

  记
者:那您书写已经三十多年了,现在是否已经达到了这样一个境界呢?就是自然的书写、书写的自然,达到这个境界了吗?

  洪厚甜:我们现在已经具备了超越前人的这种条件,我经常跟朋友在聊天的时候说,我们和古人相比,缺的是什么啊?是心境,我们处在一个信息量极其大的社会环境里面,古人没有这么大的信息量,但是他多了份内心的恬静,这种恬静和静默的精神境界,正是现代人很难超越和具备的一种东西。当书法作为一种现代的艺术形态的时候,如果我们还是仅仅死死地抱住古人对它的认识角度和方式,我觉得会局限我们。我们不是用我们的思维方式去推翻古人,而是在古人的众多的思维形态上,再叠加上我们对书法的诠释和认识。那么我对书法是怎么认识的?我的理解是,线条和线条的空间关系,给人直接的视觉感受,就是书法艺术的核心内容。就是这条线本身和这条线完成的空间组合,传递出书写者的审美理想,它就是书法的核心内容。我之所以说它是核心内容,不说它是全部内容,就是书法艺术成为一个完整形态的时候,它是一个综合模式,它里面包容了文学,还有材料学以及很多很多的东西,还有其他的元素在里面,书法的装裱啊,布置的环境啊,都会成为影响它艺术效果的一个元素。但是书法艺术的核心,就好像音乐的音色和旋律是音乐的核心内容一样。我会给学生一个由篆书而隶书,由隶书而行书,由行书而楷书这样的训练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我们通过小篆和大篆的学习,认识到当线条以一种,中国方块汉字的排列完成了线的封闭式结构,形成了一个开放的结构,也就是说追问和追寻一个线和另外一个线的排列关系和线的联动关系、传承关系的时候,这就是隶书的一种形态。行草书是什么?行草书是一种运动态,也就是说它的核心内容是线到另外一条线、字到另外一个字之间转换的技术内容。那么楷书又给我们起一个什么作用呢?楷书的一个非常重要的东西,就是楷书的每一个点画的独立形态和它角色的塑造。楷书是所有书体里面,点画技术内容最丰富的一个书体,楷书的第一横、第二横、第三横,左一点右一点是不能移位的,不能相互取代的。也就是说,它是一个技术内容丰富的综合体,这里面最重要的就是点画独立的角色意识,当有了楷书的这个特点以后,我们的行书及其他书体的这种线条的角色意识就会更加表现充分、深刻,艺术性也必然提高。我们对所有学生训练侧重培养两个能力,第一,驾驭毛笔的能力,也就是让毛笔听你的话,所有的线条你都能够表现,所有线的形态你都能够表达。第二,运用这种线的艺术语言进行讲故事的能力,也就是把自己内心的审美感受诉之于笔墨之间,外化出来。他们所有的一笔一画都是在一个特定的环境里面,赋予你内心情感的表述和表达。它可能是以篆书的形态,也可能是一种运动态,也可能是一种静态的书体。但是最后无论你写颜、柳、欧、赵,还是楷、隶、行、草、篆,对你的训练都是一种能力的训练。我们这次“三名工程”书法创作中,每一个艺术家都是以自己的方式和自己的语言形态来表达自己的艺术思想。

  宇文家林:境界是一个不断变化的东西。它不叫达到了,它叫慢慢地靠近,心中有这么一种也可以叫理想吧,在不断地靠近它。“达到”这个词汇,给人的感觉是一种攀登,到达目的地的感觉,它不适合表达传统文化的这种境界。我觉得就是慢慢地靠近它,更加纯净,更加自然。

  记
者:您觉得当代书法最后会在整个的书法历史长河中留下一个什么样的印迹呢?

  记
者:说得好。真正的书写,其实是一种很纯净、很干净的,没有任何压力的这样一种很自然的状态。您一直在慢慢靠近这样一种状态,我相信您生活中一定是这样一个无所求、很淡泊,然后也没有什么压力的人吧,生活中是这样的人吗?

  洪厚甜:我觉得这个是由大的环境决定的,只要我们真正了解书法史的人都知道,我们现在看汉唐,从唐代到汉代有千年的距离,但后人来看我们这个时代,也会把我们和相近的清代作比较来看的。清代碑学大兴以后,实际上有了碑帖融合,就是碑刻和书写相融合的一种创作形态,或者是新的书法语言模式。其实清朝这个时代很短,只有二百多年,其灭亡离我们现在就是一百多年,在历史长河中肯定是短短的一瞬,我们现代的书法是清代碑学的一个延续,后人会把我们和清代作为一个时代来看。也就是说清代是发端,我们是一个新的发展延续时期,我相信中国书法要走向真正新的辉煌,还要一代人两代人不断地努力。

  宇文家林:看您怎么去理解,谁不希望日子过得好点。纯净,跟这个是两个概念,它是思想上的一种纯度,人类对美好生活的追求是正常的。这个话题很大,它包括艺术和生活的联系,艺术和生活的对比,等等。一下子讲不清楚的。

  记 者:您说的辉煌是一种什么样的状态?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