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名工程,中国书协西部书界新秀系列书法研修班重庆学员作品汇报展隆重举行

为迎接十九大胜利召开,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和中国文联十次文代会上的重要讲话精神,深入基层,扎根人民,让传统文化走进农村,促进书法艺术的大众化普及和传播,由黑龙江省书协、牡丹江市文联主办,牡丹江市书协协办,中共海林市委宣传部、海林市文联、海林市书协承办的“龙江书法大讲堂走进乡村·黑龙江省首届农民书法骨干公益培训班”于2017年7月25日在海林市举办。

  李啸

2017年11月24日,由重庆市文联、重庆市书协主办,重庆市书协青年工作委员会承办的“中国书协西部书界新秀系列书法研修班重庆学员作品汇报展”在市文联美术馆隆重举行。

黑龙江省文联党组成员、副主席,省书协主席、中国书协理事张戈,中国书协理事、省书协驻会副主席兼秘书长胡志平,牡丹江市文联党组书记、主席冯红,省书协理事、省书法活动中心副主任石正军,牡丹江市文联党组成员、副主席褚宝军,牡丹江市书协主席韩润森,牡丹江市文联组联部主任、市书协秘书长李丹,海林市委常委、宣传部长邹怀武,海林文联主席胡敬秋,海林书协主席崔德祥,海林书协党支部书记李清宇等出席了开班式,来自全省各县市农民书法骨干近80余人接受了培训。胡志平主持开班式。

  1967年出生

展览共展出140余件作品,是重庆学员秉承研修班“正本清源、回归经典、学术兼修、德艺并进”办学宗旨,认真创作的精心之作。作品风格多样、书体丰富,创作内容既有优秀的古典诗词,也有作者自作诗文,展示了作者扎实的书法功底和较高传统文化素养,是一次规模大,水平高、看点多的书法艺术盛会。

张戈首先代表主办单位表示祝贺并提出期望。他说,全省首届农民书法骨干培训班的教学不是宽泛的书法讲座,是迎接首届全省农民书法展的备战创作班。培训班要以学员出作品为目标,将作品观摩点评和创作辅导作为教学的基本定位,进一步推动我省农民书法事业的发展。随后,冯红、邹怀武分别致辞,石正军介绍课程内容及培训流程。

  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楷书专业委员会秘书长

重庆市文联党组书记、副主席陈若愚,重庆市书协荣誉主席刘庆渝,重庆市文联副主席、市书协主席漆钢,重庆市政府原副秘书长余恢毅,重庆市书协顾问缪经纶、安为年、邹鲁滨、毛锡雄、李文岗,重庆市文联秘书长周和平,重庆市书协副主席吴云斌、陈册、乔堃龙以及重庆市各区县书协负责人,书法爱好者约300人参加了开幕式。

根据课程安排,培训班采用分组教学和个别辅导相结合的教学方法,现场点评学员作品,并针对作品存在的问题进行创作示范,在最短时间内解决学员在书法学习、书法教育等方面的困惑。通过此次培训学习,学员共创作作品66件,初步实现了让学员“带着习作来,带着作品走”的目标,为促进农民书法群体在书法创作、学习等方面的发展形成了良好的开端。

  江苏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

培训期间,胡志平还以《理想的生活状态——耕读》为题作了交流发言,对书法在“耕读传统”重建历程中发挥的作用进行了阐述。大家深入海林镇共和村和海林市文化广场社区,对农民群众的书法活动情况进行了调研。

  采访时间:2013年7月

  采访地点:江苏省南京市李啸家中

  记
者:李老师,您是如何把帖学和碑学融为一块儿,形成自己的风格?您学书法大概是经过了几个阶段?

  李
啸:我小时候是受父亲的影响,因为我父亲是一个地方的书法家,就很早接受了书法的学习。但是早期呢,在我们这个年代都是学的唐楷,我的父辈虽是学理工科的,但是他也是受家学的影响,一直是从事书法的学习,所以我最早学的是柳公权,也就是在开始学铅笔字的时候就开始学毛笔字了。柳公权学了很多年,可能10岁开始学颜真卿的,小时候对楷书的学习确实下了很大的功夫,基本上那时候父亲不要求我们把功课完成好,但是每天两百个大字是必须要完成的。我上到4年级的时候,学校校牌是我写的。当时也就有一种小小的成就感,在不断地激励着我一直没有把这个东西丢掉。但是到1983年我16岁时才接触到第一本行书字帖,米芾的,当时如获至宝。在我们那个时代,能接触到的字帖是非常少的。因为物质条件的限定,你看不到。所以现在的年轻人是非常幸福的,想有什么样的帖都能够查到,在我们时代是非常难的。但是那个时代给我们这一代人也是一个特定的优势,就是不停地重复对技法的训练,因为他接触的面少,他不停地在一口井里面挖,一直挖到水为止。现在接触的多,但是对传统技法的训练,没有重复训练的这种韧性,我觉得这就是我们60年代的书家比这一代书家的优势所在。

  记 者:这是您第一次接触到真正的书法?

  李
啸:就是行书体,以前只看到唐楷的字体,因为市面上也没有这样的印刷品,所以我记得非常深刻一直到1983年,上高一的时候,当时看到一本米芾帖,觉得书法还有这样写的,当时就每天写、每天练。所以我到上大学的时候,基本上米芾帖写得非常非常到位、非常非常像。所以当时南京的季伏昆先生第一次看到我写的字时说:“你写得这么好!”其实当时也没有老师指点。当下的年轻人多是我们一般意义上说的,很多都是从传统经典里面出来的,但是真正到学习书法的过程当中,我给他总结为两种,一种是完全从传统理念的学习当中获得成功的。但是很多的书家都是通过向传授老师的直接学习,我现在形成的这种风格,其实在我十几岁的时候遇到了戚庆隆先生,他曾在四届全国展获全国奖。当时我没有接触过墓志,看他这个字写得特别好,就一味地对他进行追摹,就像现在年轻人追摹获奖书家一样,对他开始非常崇拜,追摹他的这种获奖的风格,然后慢慢地写到一定程度以后觉得自己不行,观念上开始转换,很多人也会经常说:“哎,你是学谁的?”由此,自己慢慢地想和老师的风格脱离开,并把所有北魏墓志找过来,选择了几种自己认为比较喜欢的开始下功夫去临帖,大概临了五六年,基本上把墓志笔法掌握了以后,慢慢地我开始临习褚遂良,开始用行书的笔法去融通变法。其实,学习的过程最早是对一种字体要下足充分的功夫,要掌握一种技法,然后去遍习百家,融通变法,形成自我风格的一个过程。真正一种风格的形成,它还是从传统里面出来的,但是真正想形成一种书风,现代的人还是会受老师的影响,因为他直观地看到老师的书写方式,对他影响会更大,所以我觉得现在这种师承的东西非常重要。不要认为学生学老师的就是不好,关键最后看他自己的领悟能力,往往面对传统经典的时候,很多书家觉得高不可攀,他心里面存在一种恐惧感,但是当面对老师鲜活笔法的时候,你特别容易去上手。所以现在很多人临摹老师的作品,我不反对。但是他临摹到一定份上的时候,他要转换,他要再回归到传统当中去借鉴,然后慢慢地与老师剥离。其实我早期写墓志,我没见到很多墓志的作品,我是受老师的影响。然后到最后发现了自己书写当中存在一些问题的时候,甚至觉得与老师逐渐贴近的时候,开始从传统里面再去借鉴、再去学习,是这样一个过程。

  记
者:李老师,很多评论家对您的评论是这样说的,就是用帖法书写碑法,书卷气成为您一个非常大的特点,开创了您行楷书的一个新的范式。这个评价您认可吗?

  李
啸:评价过高了一点吧。我呢,应该是跟北方的书家写北魏不一样,北方的书家可能是雄强的东西更占据主体,我更多的是把南方的这种秀美的东西、柔韧的东西掺到碑里面,所以把碑雄强的东西稍微柔化了一点,灵动化了一点。另外一个就是把这个北碑的东西跟行书的东西、跟唐楷的东西稍微融通了一下,更具有南方秀丽的审美特点。“开创”一种东西,不好这样说。

哪里可以赌足球,  记 者:秀美的东西是帖学的一种特点吗?

  李 啸:是帖的东西。就是把帖跟碑的东西糅合了一下。

  记 者:这跟您生长的环境有关系吗?

  李
啸:肯定有关系。因为我是苏北人,苏北处在一个南北气候交汇的地带,这方土地给了我北方人豪迈的性格,但是也有一点南方人的细腻和委婉。所以这个跟地域的东西还是有很大关联的,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什么样的生活环境、什么样的人文特征会影响着审美风格。

  记
者:您从小开始练书法,几乎什么风格都学过。您选择行楷作为自己的艺术追求,跟您的性格有关系吗?

  李
啸:往往形成一种什么风格,总喜欢跟性格去靠,因为是性格决定了你的审美。有的人外表长得文静,他写得也很内秀、很精致,他的作品风格跟他的外形是完全相似的。也还有一种是完全相反的,有的人内心的东西和外形的东西完全不一样。但很多时候内在的表达其实是外在的一种体现,而外在的体现都是内在的东西。

  记
者:说说您的性格吧,您是什么样的一个人呢?看到您的书法我们觉得就像您说的把这种秀美的东西融合到碑的雄强里了,其实您是内刚外柔的人吧?

  李
啸:我怎么说呢?总感觉到还想做一个真实的人吧,就是讲一点真话,做一点实事。因为我老家是苏北的沭阳县,就是虞姬的家乡,我家跟虞姬的故里相距几公里。所以我还是受到了小时候家庭、地域的影响。另外一个就是受到当时自己崇拜的一些伟人思想的影响。其实我内心还是比较偏北方的,偏于北方豪放的性格。

  记 者:现在一点棱角都没有吧?

  李
啸:我因为在文博单位做一把手很多年,很多工作需要你很细心、很耐心去调解、去做,后来到协会做秘书长,要去做一种综合的工作,要去协调、联络,要去处理好各种关系。我觉得人是在环境当中成长的,你的内心是通过社会、通过阅历的变化不停地在调整、在改变。但是有一点我觉得做一个真实的人,不要去伪装自己,我觉得是很重要的。就是自己想去怎么样,你不要太去把自己对外变成另外一个样子,没有必要。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记 者:你的书风也是这样?

  李
啸:其实我的风格还是想追求一种符合时代的审美特征,还是想追求灵动一点、变化一点,不太死板。古人往往把楷书写得很工稳、很整齐,自己其实还想把这种安静的东西写得活泼一点,所以加了很多的笔法,把它写得比较灵动变化一点。现在这个时代特征其实发生很大的变化,现代人没人穿中山装,穿休闲装,其实是审美的转型。大家追求灵动变化、快捷、注重构成的这种样式。所以我觉得真正一个好的艺术家,他都能跟这个时代的审美去贴近,他不完全停留在原来古人的技法技术上,他还要追求时代的审美方向。我觉得这样的东西才是鲜活的。

  记 者:您的标志性书体是行楷吧?

  李
啸:其实还是楷书,虽有一些行书的笔法在里面,但还是以楷书为主,总体上属于楷书的范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