呈现新一代莫斯科观念主义艺术,难道量子科技可以鉴定

来源:文章截图

原标题:个展《人类是风景的边框》呈现新一代莫斯科观念主义艺术家的风貌

二、《殷夫人碑》似应选入

最后经过量子检测,这些作品都是真的!

派珀斯丁认为,直至今日,莫斯科观念主义运动仍然在继续,《那不只是艺术,而更像是一种生活方式》,他说道,《比如,有些人旅行,他们不会把照片上传到网上,而是以莫斯科观念主义的方式制作相册,展现他们所感知到的自己与整个人类的联系。》

唐颜真卿《刘中使帖》

据文章描述,在一场《古书画量子检测研讨会》上,一幅来自珠三角的藏家祖传书法《兰亭序》通过了量子科技的年代检测。

近日,俄罗斯观念艺术家巴维尔派珀斯丁(Pavel
Pepperstein)个展《人类是风景的边框》在莫斯科车库当代艺术博物馆举行。

而在人的性格中个性居于核心的地位,它决定个人的活动方向,是区别于他人的最主要特征。个性作为一个人总的稳定的心理特征和行为模式,先天的气质特征是基础,而环境因素对性格的形成和发展具有决定性的作用,其中儿童时期家庭环境最为重要。家庭的结构、气氛、家庭成员的榜样作用和家庭的养育方式等都会对儿童的性格发生不同程度的影响。

《宋画全集》欧美卷副主编、古代书画研究专家刘九洲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学界鉴定字画的方式主要经历过三个阶段:

在俄罗斯,巴维尔派珀斯丁是最家喻户晓的艺术家之一,但是在西欧,人们对他的名字大多感到陌生,其中部分原因在于,局外人很难理解其作品背后由苏联与后苏联历史所塑造的语境。

钱沣平生仰慕颜真卿为人,书亦法之。在举世淡墨渴笔模仿董其昌书风的时代,钱沣不趋时好而上学鲁公,可见其独立不阿的气概。后世评价钱氏学颜得其骨,是清中期学颜书的代表人物,其刚直的书风一度影响较大;以至于清代学颜书的人多是从学钱沣入手,如本次展览中展现的另一大书家何绍基就有这种经历。

原标题:量子科技鉴定《兰亭序》《真迹》 惊天发现还是闹着玩?

派珀斯丁生于1966年,是年轻一代的莫斯科观念主义者,莫斯科观念主义运动兴起于1970年代,由伊利亚卡巴科夫(Ilya
Kabakov)等艺术家发起,巴维尔派珀斯丁的父亲维克托派珀斯丁(Viktor
Pivovarov)也是发起者之一。派珀斯丁的作品还让人联想到在前苏联体制之下兴旺发展的图形艺术,当时,不少艺术家以插画工作为生,其中就包括巴维尔的母亲。

颜真卿的曾祖父颜勤礼继室是柳夫人,其兄中书令柳奭因反对武则天封后被杀,朝廷因此禁止柳夫人所生之子为官。但颜勤礼与原配殷夫人所生的颜敬仲也为酷吏所诬害,命悬一线,颜真定作为颜敬仲的侄女不顾武后之酷毒,率领二妹割耳诉冤,因获减死。其孝烈之举,刚毅的性格,对颜真卿的成长影响极大,故《殷夫人碑》中赞其姑母《受深伦育,耳割冤苏。惠及疏贱,仁涵朽枯。》

来源:企查查网页截图

巴维尔派珀斯丁个展现场,图片由Ivan Erofeev拍摄。

而汉代在书法方面,虽然有摩崖和碑刻两种形式的拓本,但均为东汉的刻石,西汉最有代表性的简牍和帛书,而这些书迹没有在《颜真卿特展》中展示。刚开始观察到这个现象时,还考虑是否因为西汉简牍和帛书发现较晚;而且这个单元置于颜真卿特展之中,或许只是展示颜真卿能看到的书法史材料。但展品里陈列着同样是很晚才被世人所发现的甲骨文,甲骨文是颜真卿不可能看到的,这也就证明此一单元是相对独立地展现了书体的变迁史。

还有不少人已经开启了接力赛。

摘要:近日,俄罗斯观念艺术家巴维尔·派珀斯丁(Pavel
Pepperstein)个展“人类是风景的边框”在莫斯科车库当代艺术博物馆举行。

展览第一单元为《书体的变迁》,梳理了从甲骨文、金文、隶书、楷书直至行草的书体变化,整体比较完备,取用文物材料也比较多样化。如秦代书法以《石鼓文》、《泰山刻石》、《秦权》三种文物展现了不同时期和媒介的书法。

他解释,公司业务原先属于集团,但目前只负责文物的检测和鉴定。这么多年连测试带研发,粗略统计下来已检测了约10万多件。

虽然派珀斯丁的作品基于俄罗斯政治历史以及莫斯科观念主义运动,但是他挑战了禁欲主义的前苏联美学,他的作品没有反映出《空虚》——早期莫斯科观念主义艺术家的核心概念,而往往是迷幻的,通过图形的叙事,将战争罪行转变成童话故事。

《西汉武威王莽汉简》

很多人好奇,鉴定出这么多文物《真迹》的量子文物鉴定仪到底长什么样?

巴维尔派珀斯丁

此外,比钱沣略早些的刘墉(1719-1804),中年以后笔力雄健,局势堂皇也与研习颜书有关。若论颜书在晚清的影响,翁同龢(1830-1904)、谭延闿(1880-1930)也是值得关注的。尤其是《维新四公子》之一的谭延闿不容忽视。谭氏是清末进士,一生致力颜楷的学习,其书貌丰骨劲,味厚神藏。是钱沣之后又一个写颜体的大家。这些颜书传派人物若能列入则更丰盈完备。

有网友质疑米芾的题字:这句话原是欧阳修《集古录跋》
里的题跋,怎么会在这里?

二是展览第三单元《三稿》中《祭伯父文稿》,展出的是五岛美术馆藏明万历二十六年刻《郁冈斋帖》本,比较枯瘦,与另外两稿并置一处完全缺乏颜书丰神,此刻本很应该是从摹本勾刻而来。若能采用北京故宫藏宋《甲秀堂帖》刻本就最好了。不过可能基于署名等的原因,北京故宫与台北故宫藏品一时无法同台展现,这也是目前无法解决的难题了。

记者向这家北京天鉴量子科技有限公司致电,工作人员说,这部《兰亭序》确实是由他们公司鉴定的,目前还在民间收藏家手中。

摘要:而汉代在书法方面,虽然有摩崖和碑刻两种形式的拓本,但均为东汉的刻石,西汉最有代表性的简牍和帛书,而这些书迹没有在“颜真卿特展”中展示。

《真迹》还不止一个?

展览第六单元展示的是颜真卿对后代的影响,列举的若干书家中不见钱沣(1740-1795)。钱沣号南园,乾隆三十六年进士,授翰林院检讨,官至通政司副使、湖广道察御史、值军机等职。时和珅用事,钱沣曾当面指责,颇有颜真卿责问权臣郭英乂的风范。钱沣又曾上疏弹劾过陕西总督毕沅、山东巡抚国泰等人的贪污营私案,忠直敢言,震惊朝野,因此《清史稿》赞他《以直声震海内》。

来源:网友评论截图

哪里可以赌足球,一、西汉书迹付之阙如

来源:微信文章截图

一是颜真卿《刘中使帖》缺席。该帖是台北故宫博物院藏品,是颜真卿迈入古稀之年的墨迹,属于颜氏行楷书中字迹最大者。与《祭侄文稿》无意于书,笔法圆健精到,笔势纵横自然不同,《刘中使帖》笔法方圆兼备,笔势雄杰,写来格外沉雄奇古,其中一《耳》字右侧一竖画圆直如玉箸,长垂一行,最为奇特。元鲜于枢评价两帖《虽体制不同,然其英风烈气见于笔端一也》,实为颜真卿行书墨迹之双壁。印象中《刘中使帖》近几年展过,盖因此故无法借出。

按理说,这应该是文物界以及书法史上一个激动人心的消息,却遭到了很多网友的吐槽。这是为什么?

原标题:东京《颜真卿特展》:不仅仅是西汉书迹缺失

古代因为能看到的真迹有限,所以多靠著录、印章、题跋等外在的信息来判断是不是真迹;

上述四点之外,还有两个属于主办者能力不能及,但从展览角度而言不能不提的遗憾。

刘九洲说,一般来讲,瓷器、青铜器、玉器会与年份的观念结合地更紧密一点,但书画一定要到人、流派。《它是谁画的,或者说它属于哪个流派,这是一个更加要紧的要素,就是当你找不到流派和找不到人的时候,定年份是没有依据的。》

该碑全称《唐钱塘丞殷君夫人颜君之碑》,原在河南洛阳玉虚观,《殷夫人碑》的由颜真卿撰文,全文记载于《全唐文》。颜真定是殷履直的夫人,即唐代大书法家殷仲容的堂侄媳妇,颜真定有《彤管之才》、《
孝仁敬让,迥出人表》,早年以《精究国史,博通礼经》而选为武则天的女史。颜家子孙多幼年失怙,颜真定即是代母诲育二弟颜元孙(颜真卿伯父,本次展览中《干禄字书》的作者)、颜惟贞(颜真卿的父亲),所以他们两位《悉擅大名,皆君力也》。而颜真卿三岁丧父之后也由颜真定养育,并教以音辞之学和文学名篇,为颜真卿的文学艺术成就奠定了基础。颜真定生有三子六女,教诲得当,均是芝兰玉树。所以,颜真卿赞叹她《才明可以升博士,法度可以律母师》。

到互联网时代,海量的图和真迹能在网上检索到,这时就可以对艺术家按大致的年代和顺序排列,分析到更具体的演变。

长沙《马王堆出土西汉帛书》

故宫博物院研究员、著名书画鉴定家徐邦达先生曾指出,鉴别古书画要《目鉴》与《考订》,目鉴是凭视觉来观察识别作品的艺术特征,用比较的方法确定作品,考订就是翻捡文献资料,达到全面的认识。

该碑元明间没入土中,康熙年间出土,原碑虽毁于抗战时期,但拓本并不稀见。此碑既是颜真卿69岁时书风成熟时期的作品,也是与颜真卿刚正性格形成的强关联度证据,若有展示就更臻完美了。

2017年11月,量子文物鉴定仪的发明人杨建军在新闻发布会上说,他们的科创团队探索量子科技已经长达二十多年。在量子康复、量子中医药、量子农业等方面都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已经获得了相关专利100多项。

如果说墨迹是原生态,碑刻就只能是次生态。观察墨迹能体会古人用笔之道、墨色变化和材质异同,是碑刻所无法替代的。西汉简帛书迹并不少见,日本也藏有不少西汉简牍,若展示一两件则既能勾连秦代至东汉间长达227年的时间线,也会在展品形式上更加丰富。本次展览借来颜真卿《祭侄文稿》墨迹从技法学习角度而言,也有同样的意义。

刘九洲说,《现在其实知识信息比较发达,真的落实到任何一件书画,都可以找到相关的专家,是可以搞清楚的》。

东京国立博物馆经过长达6年的时间准备,在2019年1月份推出了《颜真卿——超越王羲之的名笔》特展,展出了日本国内和中国台湾、香港的共计177件展品,蔚为大观。其中国宝级和重要文化财级别的展品达到34件。据统计,共计40天的展期,参观人数超过10万,展览也引起了巨大的反响。笔者观瞻三天,在对展览的精心策划、展品的精彩表示由衷赞叹的同时,也觉得展览有几处小瑕疵:如西汉书迹、颜真卿《殷夫人碑》、颜真卿《刘中使帖》的未出现,以及《颜勤礼碑》展示的并非整拓;还有《祭伯父文稿》展示的是《郁冈斋帖》本,而不是故宫博物院所藏宋《甲秀堂帖》刻本等。

来源:微信文章截图

从大展的策展主旨来看,自然不只是对颜书的技法进行探讨,而是围绕颜真卿艺术人生的研究展,所以才有众多展品铺陈书法史、唐代书法家群体以及颜真卿几个重要时期的书迹。

但他说,目前公司只是能通过仪器来测出来它的年代,至于它是不是真品还有待商榷。《我们现在也不敢完全百分之百的、肯定地这么讲。如果说它的年代,我们认为它这个理论上应该是对的。》所谓《真迹》是民间藏家写作时的个人观点,不代表本公司观点。

本次展览中单独的唐碑整拓展示了10幅,此外既有剪裱拓本册又有整拓展示的有8件,如《孔子庙堂碑》、《九成宫醴泉铭》、《伊阙佛龛碑》、《玄秘塔碑》等。它们陈列在东京国立博物馆宽敞高旷的展厅里,气势撼人,让人充分体会到《丰碑》的形象。在颜真卿晚年碑刻为人熟知的除了《颜勤礼碑》,就是《颜家庙碑》了。后者除了展的一开剪裱册外,同时并排展示了碑阳和碑阴两幅整拓,整件高度超过三米,颇为壮观。而《颜勤礼碑》只展示了一开剪裱册(六行二十八个字),让人感觉与印象中如雷贯耳的名作有不少落差。《颜勤礼碑》原碑现存西安碑林,保存比较完好,整拓并不难得到。两相比较,前者在展览形式设计上略有欠缺。

在2018年底,他们还发现了王羲之另一幅书法《丝布帖》的《真迹》。作者说,证明中国古代造纸科技很发达,纸张保存千年以上是可以的,值得今人认真研究,填补世界造纸史的空白。

颜真卿的书法集中展示在第三单元,选择了二十五件碑刻拓本和两件墨迹,基本涵盖了颜真卿三十三岁至七十二岁的重要作品。让人集中体会到古往今来评论家们评价颜书的中正、严峻、庄重、强劲特点,一如著名的《三稿》(《祭侄文稿》、《祭伯父文稿》、《争座位帖》)中体现出来的颜真卿刚直不阿、正气凛然的性情本色,加上颜真卿所具有的亲仁诚物、泛爱虚己的操守,成为后代对于颜真卿书法之外的道德赞许。因此,此一单元整体地构成了对颜真卿的推崇。

研讨会上也有人提出,《兰亭序》的纸张是否还可以作一次碳14检测?
最后得到了肯定的回答。

颜真卿所在的唐代,是书法大家星汉灿烂的时代,展览第二、三单元陈列的唐代书家作品阵容强大,充分展现了唐代书坛盛况。唐代碑刻通常尺寸巨大,用材厚实,不少名碑高达3至4米,更有甚者如李隆基《石台孝经》高超过6米。观看原碑若有不便,观赏整拓本也能较好地体会碑石的硕大,不过为了方便携带和学习,多数都剪裱成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