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画鉴定并非遥不可及,清代宝泉局所铸背龙凤纹开炉大钱鉴赏

图片 1

人物名片 杨夏林
(1919.122004.9.5),别名杨嘉懋,福建仙游人,我国著名山水画家、教育家。
随着本土书画艺术市场的繁荣,收藏投资渐渐成为大众关注的焦点。当然,随之而来的真伪鉴别也摆在了藏家面前。有人说,鉴定是一项不断接近绝对真理,但有时会
因为种种因素而不能达到绝对真理的求真过程。而我们却能以经验判别加辅助论证得以求真。也因此,真伪判别显得不那么遥不可及。
福建收藏投资多以本土具有学术定位的画家为投资热点。这里尝试从几个要素来谈谈本土山水画家杨夏林先生的画作的鉴定问题。
观技法
现见杨夏林作品赝品,多以多幅作品部分要素拼凑成画,但落笔却不达功力,尤显冲突与幼稚。此作落年款为甲戌,应为杨夏林艺术成熟期之作。然所绘物象的墨色表现上没有任何变化,且无立体式的渲染,树根落笔无章可循。
真正的杨夏林之作在苔点及树枝的处理上,树枝穿插有序,墨色前后变化丰富,层层叠叠却笔笔有理,于树根的表现方面更是呈现出穿插立体的效果。
值得注意的是,杨夏林于上世纪70年代后便常在纸张上加钒,将纸张制成半生熟宣纸之效,以求墨点、皴擦于物象的表现方面更具肌理效果。赝品达不到这个层面,表现不出质感。
赏构图
杨夏林画作以构图见长,市面所见之赝品多以模仿为主,且因功力受限,在近、中、远景的处理上,墨色分布匀称,主次不分明。特别是多数伪作,根本没有近景的处理,直接以中远景作为描绘中心。
真正的杨氏画作,其笔下的大海汹涛、瀑布飞流、虬枝盘旋、巨石峥嵘,有着明确清晰的近景,浓淡有序的中景,再才是遥仍可观之淡墨远景。
看落款 1.
字形变化。杨夏林落款在不同时期具有不同的变化。早年其主要研习王羲之笔意之俊逸秀美,谨严圆转,落款较为工整;上世纪80年代后期,他糅合怀素之草法,
行草兼备,成一家面目。上世纪90年代,杨夏林从美国回厦,年事已高的他画作笔触依旧谨严,但因身体状况的变化,落款多有抖动,且显得笔力不佳。
2.不落穷款。杨夏林所作大画一定不落穷款,偶有小幅作品才以“夏林写”三字补画面。因此,市面所见伪作因书法水平受限多不敢落长跋,仅以穷款亮相。但也有甚者,伪作仍题长跋,但书法水平令人不敢恭维。
3.年款变化。市面上所见杨夏林画作落款,从上世纪80年代初始即改以天干地支作述年。今偶有一件为其2003年送学生之作以“二00三年”为纪年,作辅证。
4.简繁变化。1957年下半年推行文字改革后,杨夏林落款中鼓浪屿的“屿”字开始转为现市面所见之写法,如《渡头青虬》落款所示。
查印鉴
市面上常见的伪印鉴有“杨夏林”与“木兰溪畔人”两枚印章,分别为张人希与周哲文所刻。更有甚者自造印章使用杨夏林并未有的印章,这也需要藏者细心会之。
鉴材料
杨夏林作画所用纸张,多为上世纪40年代至50年代间的品类,不是新纸(当然,临时受邀单位组织作画时,纸张由组织单位提供,另为一说)。市面所见赝品多因
制假成本而没有使用年份高的纸张,因此从纸张方面也是一个辅证。据其后人所述,杨夏林绘画所用的墨多以清代安徽墨,识墨者亦可从中体会一二。
参著录
现市面上有三本杨夏林著录,分别为《中国著名画家美术教育家杨夏林》、《中国美术家大系第十辑杨夏林卷》、《杨夏林作品集》。画集收录之作真伪、精彩程度均为大家所认可,是可辅助参考、学习的很好的资料。

图片 2

顾道荣制 葡萄松鼠壶 福建东南2013秋拍

责任编辑:本站编辑

康熙宝泉龙凤纹大花钱 直径60.5毫米(正、背)。

近些年,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普遍提高,一些传统文化逐渐复苏而进入人们的日常生活,由于与人们的生活联系紧密,茶文化的复兴更是来的自然。其中,紫砂茶壶,不仅满足人们的实用需求,而且它所蕴含的造型、色彩、装饰等美学元素更是带给人们丰富的审美感受。在使用之中,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参与紫砂壶的收藏,这就催生紫砂市场的不断壮大,由此,紫砂名家的作品炙手可热,佳作精品更是一壶难求。如今,紫砂壶的拍卖市场进入快速发展阶段,国内各大拍卖机构相继都开设了茶道具的专场拍卖,交易数据节节攀升,单件拍品已破千万元的大关,尤其是高端紫砂茶器已经进入到艺术品投资的行列,后市发展被普遍看好。
紫砂文化源远流长,紫砂茶壶富含审美价值
紫砂茶壶,萌发于宋、兴盛于明清、完备于近现代,是我国特有的一门艺术形式,既为普通民众欣赏、使用,也为文人雅士钟爱、珍藏。自宋代,紫砂壶就与奇石、名兰被列为文人三雅,备受社会名流推崇。明代李渔在《闲情偶寄》有记:“茗注莫妙于砂壶,砂壶之精者,又莫过于阳羡,是人而知之矣。”在一千多年的传承之中,经过历代工艺大师的努力,创造出花样繁多的器形,将造型之美拓展到无以复加的地步。其中,每一把壶型,几乎都可以找到由几代工艺师不断完善的演绎故事;每一把壶型,几乎都可以找到与自然物象相对应的互涉关系;每一把壶型,都能找到最为经典的原作与最擅长的作者。可以说,紫砂茶器,在漫长大发展过程中,由于工艺的不断提升而记录了丰富的文化印记,其中是凝聚着我们民族丰厚的人文传统与创造力。
按照外形特征等标准,紫砂壶一般被分为“光货”与“花货”两大类。首先,光货一般由圆柱、圆台、圆锥形和圆球体构成其主体形态,具有饱满、圆润、厚重、古朴的特点。造型以曲线和弧线为主,或者配以简练的线角而产生特殊的装饰效果,能达到“不着一墨、尽显风流”的境界。光货在精工细作上力求表现出弧线的柔和圆润、曲线的流畅奔放和球面的饱满丰润,能够给人以敦庞周正、朴实健壮和刚柔相融的审美感受,其中的“龙蛋”、“文旦”、“掇球”、“石瓢”等壶型为光货中的经典器形。其次,花货大多是以大自然生物为题材,运用模拟仿生、写实、夸张等手法,塑造壶型。把自然界的花卉草木、飞鸟鱼虫和瓜果蔬菜等物象,塑造和融注于壶艺之中。主要表现手法是在壶体上堆、雕、捏、贴各种花、枝、叶、果等细节造型装饰,或塑上有趣的小动物加以点缀。花货中的经典壶型有“松竹梅壶”、“松鼠葡萄壶”、“报春壶”、“彩蝶壶”、“碧桃壶”、“南瓜壶”、“莲花壶”、“竹扁竹段壶”、“高风亮节壶”等等,可谓洋洋大观。尽管每一件花货造型具有自身的个性美,但是从物象塑捏到形态夸张,处处给人以精神上的享受,小小茶壶不仅有体味生活气息之闲情逸趣,更有拥抱大自然的壮观气势。
此外,紫砂陶刻艺术的发展,使紫砂茶器的艺术表现力得到极大的丰富与提升。在民间,人们直接将这类充满书卷气息的紫砂壶称为“文人壶”。由于文人的参与,紫砂陶刻艺术形成具有鲜明的文人特点和完整的艺术体系,融诗、书、画、印、于一体的艺术形式,且具有记事、寓意、言志、寄情、简练、含蓄、变形等浓厚的“文人”特点。“文人壶”往往具有深厚的文化内涵,能够表达饮者澹泊名利、超然物外的人文寄托以及闲雅的心境。明清以来,陈继儒、陈曼生、郑板桥、瞿子冶、梅调鼎、吴大澂、任伯年、吴湖帆、江寒汀、唐云等等书画金石家都曾参与过紫砂壶的创作,由于这些文人的参与,给紫砂创作带进了浓郁的文人趣味与书卷气息,并使得陶刻艺术成为紫砂制作中最为重要的表现形式。
茶道具市场趋热,紫砂茶壶后市可期书画鉴定并非遥不可及,清代宝泉局所铸背龙凤纹开炉大钱鉴赏。
随着茶文化的复兴,以及收藏需求的不断增长,国内近几年的茶道具市场进入快速成长的阶段。尤其茶道具进入拍卖市场之后,更是掀起了一波波热潮,引起广泛关注。早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国内就有拍卖机构在一些综合性的场次中引进了紫砂茶器,随后有几家拍卖机构相继跟进。2009年后,国内的拍卖市场出现了茶道具相关的拍卖专场,此时,不仅紫砂茶器扮演重要角色,还出现了东瀛茶道具的身影。2010年,一把创作于1948年的顾景舟制、吴湖帆书画铭刻的“相明石瓢壶”,
以1232万元天价成交,紫砂拍卖出现了首个逾千元大关的单件拍品,顶级紫砂的投资价值引起整个市场的强烈震动。随后两年,重要紫砂工艺大师的作品价格纷纷飙升,千万元以上的拍品不断出现,专业化的收藏群体开始形成规模,紫砂茶器进入主流的投资收藏门类。作为新兴领域,紫砂市场的发迹之快,令人侧目。
福建一直被视为中国茶文化底蕴非常深厚的区域,会喝茶的福建人也对茶器的使用非常讲究,而且很多人都喜好紫砂茶器。2013春拍,福建东南立足于本土的文化优势,整合海峡两岸的藏品资源,以紫砂器皿为主推出了首个“茶道具专场”,并取得成功。虽然交易数据与各方反馈良好,但还是显现出市场许多问题,让我们看到这块市场成长的空间。其一是,福建本土的茶道具市场正处于培育阶段。虽然福建本土的茶文化传统悠久,但是茶道具的流通此前一直通过一级市场来完成。在此基础上,福建海峡文交所曾在2012年在其第六届“海峡艺交会”中推出紫砂专场,2013年春进入福建东南的专场拍卖,这其中我们可以看到一个市场培育的成长轨迹。其二是,福建本土的紫砂收藏后市可期。通过市场观察,我们了解到,在福建本土流通比较畅通的紫砂茶器大多属于中低端藏品,而且大多的收藏动机以实用为主。但是有一个趋势不可忽视,那就是近几年福建本土的紫砂收藏群体正在一步步地壮大,对紫砂的鉴赏水准也在逐步提升,如在今年福建东南春拍的茶道具专场,大多数都是本土藏家,并且在场上对重点拍品进行了激烈的竞争,尤其是几把名家作品。总体来说,茶道具的拍卖市场处在起步阶段,而人们对紫砂的投资价值的认识还有待进一步的清晰,但刚刚起步就如此惊艳,这让我们有理由相信以后的发展空间将会更为广阔。

康熙宝泉双龙纹大花钱 直径60.4毫米(正、背)。

责任编辑:本站编辑

乾隆宝泉龙凤纹大花钱 直径60.2毫米(正、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