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艺术天王张晓刚,笔摇五岳晴川览胜

编辑:admin

三 天价背后的艺术追求

由《大闹天宫》等126个戏曲故事,马超等100多个人物组成的浙江乐清“龙档”,参加完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成果展后,近日被中国艺术研究院收藏。“龙档”技艺的当代传承人及其创造的文化价值再一次得到充分肯定。“龙档”又称“板凳龙”,是浙江温州、乐清市一带民间传统特色的工艺美术,距今已有500多年历史。温州、乐清一带每逢正月初七上灯到十七夜舞“龙档”,是极具地方特色的民俗活动。以前村民舞“龙档”是为了消灾避邪,祈求平安,现在则成了当地民众进行自娱自乐的一种文化活动。本件被收藏的“龙档”长30米,樟木雕刻,包括档头、档尾、档镶人物和牌坊以及亭台楼阁,采用了透雕、浮雕等各种技法,绘以朱红漆底色,贴金描彩,配有各色绣有吉祥图案吉祥语的彩旗。“龙档”的制作人黄德清、黄北是乐清“龙档”的第四代传人,本件作品创作于2004年。

清初恽南田《晴川览胜图》,绫本设色,纵112厘米,横39.1厘米,现藏辽宁省博物馆。
图中所绘楼阁、山峦、丛林、江舟,乃武汉江岸黄鹤楼一带的胜景。该图取意系藉唐人崔颢《登黄鹤楼》诗中“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之诗境,发遗民之情怀。画面构成右边以直线为主,林木直干密植,山峰耸立突兀,形成密不透风的格局。左边以横线描绘沙渚平波,空阔无际,左右对比大疏大密,别具一格。其运笔灵活洒脱,用墨浓淡相宜,层次分明。从形式上看,是南田的早年之作,尤其是作品透露出来的习古痕迹,与其后来荒寒、冷静、奇逸的意境不一样。在笔墨上,师法其伯父恽向的风格也依稀可见,用笔细心严谨,线条工整。
南田在此画的题款中说:“十四叔父登大耋之年,行登飘然,远游江楚。访友数千里外,所至登临山水,探揽名胜,长篇短咏,几满游囊,神气轩举,不减少壮时。使人望若神仙中人也。今秋重九前三日为皇揽之辰,呼友登晴川楼,白云黄鹤、洞庭潇湘,尽在杯间,收其胜概,兴酣狂吟得句,把酒以问江山,有笔摇五岳啸傲沧洲之意,归时览诗称叹,属同人共和之。寿平因制图奉觞以志胜事。小侄寿平拜题”。
“十四叔父”即恽南田堂叔恽于迈,字涵万、含万。明崇祯年间贡生,廷试时以推官知县起用。明亡后,遁迹空门,四处云游。因在南田的父辈中排行第十四,故称。所以,此图是写恽于迈漫游至汉江时,呼友一同登上晴川楼,大家触景生情分类赋诗。题中“皇揽”,即三国魏时的诸臣集,自五经群书,分类为篇,以供皇帝阅读,为我国最早的类书。此处只是借指怀旧心理。在恽于迈游江归来后,大家看了这些诗,个个赞叹,于迈便嘱同人共和之,于是南田便作了此图。
透过画面,可以让人想到,南田画的峻岭崇山是描绘遗民们心理的自视清高;南田归栖渔舟,载的是十四叔浪迹江湖的出世隐逸之志;表达的是“江山留胜迹,我辈复登临”的感叹。所以此画是南田对十四叔等遗民隐逸们相聚登楼的倾慕和兴叹,创作此画也特别细致认真。
恽南田原名格,字惟大,一字寿平,后以字行,更字正叔,号南田,江苏武进人。别号东园客、东园草衣、瓯香散人、云溪外史、白云外史等。“常州画派”奠基人,为清初“六大家”之一。与王时敏、王鉴、王、王原祁、吴历齐名,合称“四王吴恽”;且工诗善书,时享“南田三绝”之誉。
作为“常州画派”领袖人物的南田,不仅以“没骨花卉”蜚声画坛,还擅长山水画。因南田曾经称“君独步矣,吾不第二手。”几成画坛“拒”南田山水画的流行语。然细品南田山水,无意纵横习气,着力静穆气象,故其画格高古幽淡,正所谓笔笔空灵、万千生机、万般清响是也。大凡画学解人莫不称其笔墨,若朱季海在《南田画学·叙录》中云:“今所有南田山水合作,无不神峰秀逸,灵气往来,意匠天然,都无行迹,其自得于天人之际者,石谷所不能到。”若以南田“人间有此境,不问之造化不能知,何论先匠?所造如是,又谁与让?”当知“吾不第二手”乃南田早年戏语耳。

编辑:admin

编辑:admin

中国当代艺术经过二十多年的蛰伏,随着中国经济实力的增强,终于在2006、2007
年得到全面爆发,很多艺术家的价格都翻了两三倍,不论是国内还是国外的拍场上,都不断传出他们刷新纪录的捷讯,如刘小东的2200
万元、蔡国强的7400 万元等。张晓刚也不例外,在2005 年和2006
年的身价飞涨之后,曾经售价4 万美元的作品如今已涨到100
多万美元。由于张晓刚一直以来都是跟一级市场合作,收藏控制得较好,所以二级市场上他的东西出现得不是很早、也不是太多。从1994
年嘉德拍出第一幅作品25300元,迄今为止共拍出208
件,成交率85%,可见其作品备受推崇、热捧。他的作品价格的首次飙升是2006
年3 月的苏富比拍卖会上《大家庭》的76
万美金,首次突破百万雄关,成为中国当代艺术第一个百万纪录。2007
年纽约苏富比上,他更有两件作品逾千万元。成交价格最高的当属其早期作品《创世篇一个共和国的诞生》以306.5
万美元成交,折合人民币2372.31
万元,创艺术家当代油画作品的最高价格纪录;另一件血缘系列作品《血缘:同志》的成交价也达2071.635
万元,一再地刷新个人最新拍卖纪录。面对自己作品狂飙的价格,张晓刚显然也有点受宠若惊,当初只想着能得到专业人士的认可,想不到市场的反应也很好,自己在一定程度还是很受鼓舞,刺激了创作欲望。但是,成功同时带来更多的是对自己的考验:是否可以坚守住自己的艺术立场、是否会为了保住藏家对象而使作品风格一成不变?显然,在极度火热的市场里,张晓刚并没有迷失自我,艺术的创造性在他笔下不断衍生。从拍卖数据上可以看出:

图片 1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