靳尚谊开批中央美院美术馆,授权谁最尴尬

比如作品的摆放太粗糙了;

本届双年展以叙事中国为主题,分主题展、新人特展两部分。共有国内外122位艺术家受邀参加本次双年展。其中主题展共包括74位艺术家的271件作品,涉及油画、水墨、摄影、影像、雕塑和装置几个门类。策展人根据参展作品中所体现的叙事中国的不同视角将主题展分为了2008篇、历史篇、现实篇、都市篇、乡村篇5个部分来进行展示。在2008篇中为了体现展览的当下性特征和展览所在地观众的文化需要,策展人选择了多件与5.12汶川大地震相关的作品。

靳尚谊开批中央美院美术馆,授权谁最尴尬。近日,苏州大学艺术学院中国画家袁牧副教授和中国台湾艺术版权代理机构artkey艺术授权中心签署协议,artkey艺术授权中心代理袁牧的所有中国画作品的版权,由其负责袁牧作品版权的全球交易和市场开发,而袁牧的作品本身画家本人则拥有完全处置权。
袁牧的签约具有标本意义:据现有的公开新闻资料表明,袁牧是江苏省内第一个和专业艺术授权机构签约的艺术家。而此次签约同时还意味着,第一,台湾的艺术授权机构已经悄无声息地进入了大陆的艺术版权市场,以从源头上夺取大陆的艺术版权资源;第二,大陆的艺术产业界仍然漠然而懵懂,对艺术版权巨大的市场空间视而不见,相反却在抱怨各种造假、盗版等侵权行为的猖獗。
首吃螃蟹:版权签约给我们带来了什么?
袁牧,字子牛,号求愚,生于江苏省泰州市,现为江苏美术家协会会员、江苏花鸟画研究会会员、加拿大“晚晴诗社”顾问、苏州市花鸟画研究会副秘书长、苏州大学艺术学院副教授、硕士生导师。袁牧中国画作品讲究意境,追求诗意,用现代的绘画语言,巧妙地将中国传统人文精神融入到时代的审美情趣中,美国前总统布什曾于1982年收藏一幅《猫蝶图》;美国《JAMA》、中国《美术》、《江苏画刊》、《美术博览》和中国香港、新加坡等地权威美术杂志也多次作过介绍。
今年2月15日,位于台北市的artkey艺术授权中心和袁牧取得联系,希望获得他全部作品版权的代理权,经过慎重考虑之后,袁牧于3月初将自己作品的数码图片发送至该艺术授权中心,等待该中心的专家组评审。经过为时两周的评审,袁牧的作品获得通过,对方寄来合同请袁牧签字,这样,袁牧成为省内第一个将自己作品的全部版权“打包”出售的画家。
“在大陆,将一件作品的版权当作单独的商品来经营,这是非常稀罕的事情。”袁牧说。
袁牧认为,授权由artkey艺术中心代理自己的版权,至少有三个好处:第一个好处,把自己艺术作品无形价值作为版权商品推向市场,这一过程中的包装、推介、展示和交易行为,是对自己进行的很好的社会化宣传;第二个好处,凡自己被代理版权的艺术作品,原作本身的经济价值也必然会随之提高;第三个好处,在合作过程中,其本人会得到相应的版税,并开美术作品以版权盈利的先河,其经济和社会意义都很重大。
据了解,台湾artkey艺术授权中心对于自己所代理的版权,其交易一般都面向国际市场,比如参加每年举办的纽约世界版权交易大会,通过和买家的签约,由买家实现版权的商业化开发。
国内尴尬:名家屡遭侵权却无可奈何!
在台湾艺术授权机构开始进入大陆市场攻城掠地的时候,西方的艺术授权产业早已形成了成熟和庞大的产业,作为知识产权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每年产生令人吃惊的经济效益。据了解,世界全球授权商品零售额每年超过2000多亿美元,并且这个数字还在逐年扩大,而其中的1/5是艺术授权所创造的。而1997年成立的artkey艺术授权中心,是大中国地区第一个东方艺术授权企业,是目前全球惟一以东方艺术作品为主轴的艺术授权公司。
令人尴尬的是,目前在中国大陆,艺术授权产业还是一片处女地。不仅如此,更严重的问题是,大陆艺术界却弥漫在造假、抄袭、盗版等侵权行为横行的环境之中,许多知名画家深受其害,却因种种原因没能拿起法律武器为自己主张权益。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苏州大学艺术学院教授、苏州国画院副院长刘懋善,是最早创作水乡题材绘画的画家之一,他的经历就是很典型的代表。自上世纪80年代成名以来,刘懋善就开始遭遇猖獗的侵权行为。而刘懋善本人对此又是如何看待的?在苏州国画院,记者采访了刘懋善先生。
刘懋善介绍说,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是他的作品被剽窃、造假最严重的时期,几乎每出一本画册,就立即会被造假者拿去,临摹出售,自觉一些的没有署刘懋善的名字,而不自觉的就直署其名,近的卖到苏州,远的则卖到北京、上海,甚至“漂洋过海”,进了纽约的画廊。曾几何时,十全街几乎所有的画廊都有“刘懋善”的画。
“侵权从很早就开始了,从艺术商业化以来就开始了,人家要吃饭嘛,当然是谁的好卖就侵谁的权了。版权问题比较复杂,在大陆才刚刚开始,虽然说从繁荣艺术方面来说,版权意识要普及,但并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我们不能和西方国家比。”这是刘懋善的核心观点。
“侵权,从另一方面来说,不就是对自己的一种宣传吗?”刘懋善认为。
苏州艺术评论家戴云亮说,刘懋善的这种观点,代表了相当一部分画家的观点,他们认为,只有那些有一定水平、地位和知名度的艺术家,其作品才可能遭到侵权,那么侵权从另一方面而言也意味着是对自己的肯定,同时,通过侵权作品的流通,艺术家的知名度也必定得到提高,甚至可能使其作品的身价都会“水涨船高”。所以,绝大部分艺术家都采取了“睁一眼闭一眼”的态度。
对策探寻
“大陆的画家很少提及版权,甚至许多人并未意识到,画虽然卖出去了,可是版权却仍然是你自己的。”刘懋善说。
在这片混沌之中,狼悄然地来了。
目前,artkey艺术授权中心已经在北京、上海两个大陆“旗舰”城市组建了办事处,“先入为主”,意图垄断上游的艺术版权资源。“或许当大陆有了艺术授权机构之后,他们会很沮丧地发现,那些最能产生商业价值的艺术版权,绝大部分已经‘名花有主’了。”袁牧对这一潜在危机不无忧虑。
当记者问刘懋善:“如果作品版权的价值超过了作品自身的价值,那么画家还会放任别人的肆意侵权吗?”刘懋善回答得很果断,却又似乎和前面的观点有些矛盾:“当然不会。”
刘懋善认为,画家还是应以提高自身的艺术水平为主要目的,没有精力也不应该分心去搞艺术创作和研究之外的事情,包括维护自身权益和开发作品延伸价值,这些,应该交给专业的机构去打理。
“大陆应该有自己的艺术授权机构,和艺术家并肩作战,联手打击艺术侵权。”袁牧呼吁说。他认为,一个运作规范的艺术授权机构,至少能够担当两个角色,一个是经纪人的角色,即集中一定的艺术版权资源,进行产业化开发;一个是律师团的角色,即代表艺术家,或与艺术家联手,向侵权行为宣战,从法律上打击艺术侵权行为。尽管,大陆的艺术授权机构需要首先履行的是律师团的角色,然而一旦障碍被扫清,大陆艺术授权产业的发展也就势如破竹了。

7月22日下午2:00,由尹吉男先生领衔策展的央美美术馆馆藏国画之-历代名画记如期开幕,并吸引来京城30多家媒体记者,央美副院长徐冰亲自助阵并用他著名的英文书法题写展览名称。

叙事中国2009第四届成都双年展全面推介

编辑:admin

这次展览作品的级别还是很高的;

第四届成都双年展策展人开幕前夕专访

但是,展览筹备的比较仓促;

编辑:admin

编辑:admin

第四届成都双年展新闻发布会现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