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书画中的屋漏痕,教你五分钟鉴定宣德炉的真假

图片 1

水,本来是没有颜色的。被水濡湿了的衣服,干了以后,也并不见留下什么痕迹。
墙上留下像拓印一样的水的渍痕,因此事日长月久累积的岁月的痕迹吧。说它是“浅褐”,也并不正确,它事实上不像一种颜色。是水在墙上漫漶流渗,日复一日,那无色的水,竟然也积叠成一块渍痕。仿佛岁月使一切泛黄变老,那水的漫漶流渗,也使墙起了心情上的质变。
中国书法绘画都常提到“屋漏痕”。“屋漏痕”暗喻着中国美学追求的意境。长久以来,许多人以为“屋漏痕”是一种笔触、形态或色彩,然而,面对着墙上这一片水湿的渍痕,我想,也许“屋漏痕”更是一种心境吧。是发现了水与岁月都无踪迹,但是,日久天长,水与岁月竟然又都留下了渍痕。从斑驳漫漶的泪渍般的墙上的水痕,古老的中国,因此了悟了岁月,了无了美,也了悟了生命。
用饱含水墨的毛笔拖过容易沁透的宣纸或棉纸,水墨随笔势渗开、涣散。墨迹在纸上留下的笔触、形态、色泽都比较明显,隐藏在墨线之间及墨线边缘那水痕的流走却不易觉察。
但是,水痕确实是存在的。当握着笔的手静定到一定程度,在静定中点捺牵连,在点捺牵连中呼应着自己均匀谨慎的呼吸与心跳,这时,常会发现,墨的内在,原来有流动的水痕,像一片游走的光,使墨有了层次,使墨不呆滞死寂。
使用现代工业制造的墨汁便很难体会这种变化,水与墨,有交融与不交融的部分;水与墨,有冲突,有抵消,也有沁透、融渗与涣化。水与墨,一有色,一无形,有色在无形中消融,无形日积月累,叠积了岁月与年代,竟成纸上一片漫漶的水的渍痕。
水墨画其实是水痕的领悟。水不同于油,有特别灵透变幻的生命。西方的油彩在画布上凝结固定,中国的水墨却在纸绢上沁渗涣散;前者追求具体可见的形象,后者融墨于水,水痕交叠,只是渐淡渐远的一种心境吧。
饱含水分的墨与色彩,结合者水光,在濡湿的纸上显现出层次的迷离。水与墨的交叠融荡是水墨画创作过程中最动人的部分。但是,画水墨的人,也大都经验过纸张干透,水痕消失那种惋叹又莫可奈何的心情吧。
墨,一旦失去了水痕的滋养,便从明灵变得黯淡,从莹润变得枯槁了。因此水墨画要一次一次渲染,每一次都是为了积叠水痕,使纸张干透之后犹保持着淋漓苍润的效果。
这墙上一块水湿的渍痕,看久了,可以看到云岚变灭;看久了,可以看到山河蜿蜒,现象与心事的风景都在其中,有悲辛沮郁,也有欢唱飞扬。具象与抽象原无分别,自古而今,不过是为了参悟生命本质的沧桑,美与了悟都在这“屋漏痕”中了。

图片 2

中国书画中的屋漏痕,教你五分钟鉴定宣德炉的真假。民间流散大量带有宣德款的铜香炉,但真正宣德炉,目前只有台北和北京故宫里有馆藏存世。近几十年民间流散和市场上,清代中晚期的老仿宣德炉相对比较常见。有方形、圆形、也有一些异形的,大小规格尺寸不一。有庙宇里使用的大尺寸香炉;也有家庭用的小香炉等等,造型款式十分丰富。我们收藏的香炉主要偏重于铜胎要厚、压手持重、优质铜及造型、结构、工艺精致。
近些年有很多仿造的各种款式的香炉,有的是仿古工艺品香炉,而有的则出于有意识的伪造。我们识别香炉的新老真伪,首先必须从各个方面掌握真品香炉的特征和标准,通过与赝品的对比,从中寻找到赝品造假的证据。广交藏友
要积极参加收藏组织,参加收藏会所的学习,这是一条少走弯路的捷径。

责任编辑:本站编辑

图片资料

1、无论清代还是民国期间,制作的香炉底款,在鋳造完成以后,字款及边框都要进行修磨,铲磨铸造出现的一些毛边毛刺。修饰文字,鋳造成形以后要做到边缘棱角不锋利、不刮手。

如果从美学的角度看,他是构成美的整体不可缺少的重要部分之一,又是完美极致的一面,充满个性的色彩和富含魅力的气质,这是1盎司银质纪念币“小李广花荣”给我留下的深刻印象。

但是赝品的文字边框,以及器物棱角等部位修磨不到位。例如:炉的外棱边缘修磨不到位,比真品的棱角锋利,炉腿的底边与腿的交角锋利。有的出现明显铲磨的刀痕;有的倒角修磨的不均匀;有的残留锉刀修磨的,或沙轮打磨的痕迹。这些都是老旧香炉没有的工艺表现,也是赝品的物证。

从总体上看,人物形象以彩色描绘为主,背景以本质银,局部加以“黑白灰”调子结合雕刻而成,人物形象塑造占据了币面的二分之一,但弓箭局部空白处疏松了画面的膨胀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