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魏书法拓片冲击传统书法,如何区分紫砂壶的好坏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当今,在浩荡的古典家具收藏热潮中,海南黄花梨称得上卫冕之王,凡是古典家具用材只要是沾上黄花梨,少则数十万,多则上千万已不足为奇。那么,黄花梨家具为何备受推崇,常年稳坐古典家具市场头把交椅?2018上半年,整个黄花梨行情又表现如何呢?我们不妨来简单聊聊。

西川宁书法作品

目前市场上见到的紫砂壶大致能够分为两大类。一类是没有任何保藏价值的残次壶,一类是具有保藏价值的紫砂壶。
残次壶的质料往往是沙锅泥、花瓶等等级低泥料,它的色彩油亮,板滞,打碎后能够显着看出里外层的色彩不同。这类壶的报价往往在几元到几十元之间,根本没有保藏价值。真实的紫砂壶所选用的泥料是产于宜兴丁蜀镇的紫砂泥。
紫砂泥是宜兴得天独厚的质料,它在成分上具有了制陶所有必要的化学构成及矿藏构成。从显微镜观察发现,紫砂泥首要矿藏为石英、粘土、云母和赤铁矿。这些矿藏的颗粒构成,使紫泥具有了可塑性好、生坯强度高、枯燥收减小等杰出的工艺功能。因为紫砂壶坯体不施釉,所以烧成后仍有较大的吸水率和气孔率。据测定紫砂茶壶的吸水率在1.6%-7.05%之间。因而,制成品具有杰出的吸附气体功能和透气功能,用之泡茶色、香、味均好。那么该怎么鉴别紫砂的真伪呢?
一是看色彩,纯粹紫砂的色彩,应具有玉石般的神韵,不论其本身是紫色、黄色、仍是赤色,其光质像上了油相同,越擦越润。
二听声响,在紫砂壶内放入茶叶,然后倒入开水,紫砂壶发出沙、哑、沉的声响,声响沙哑阐明原料透气性好,内部不结晶,能坚持茶的香味,不易变味。假如灌水后,发出金属声或许瓷器般的脆声,就可断定非紫砂或许紫砂不纯。
三是闻其味,掺了化工质料的茶壶有异味,或是用铁观音入壶,泡一小时后,茶水变色或有异味,属假紫砂壶。
四是凭手感,纯紫砂壶的手感应是润滑圆润、舒坦天然的,虽有颗粒但仍很圆润,经过传统手工加工碾磨的砂粉其手感和机器加工出来砂粉的手感是不同的。经过长时间的泡养,好的紫砂能显现出深沉、古拙、油亮的气质,而非紫砂或许紫砂不纯的壶根本上养不出来。
责任编辑:本站编辑

1

青山杉雨认为,写好字和写有味道的字。好字和有味道的字的不同,以王铎和傅山为例,大家都可以说王铎的字写得非常好,没有人说王铎的字不好。傅山,你可以说他写的字不一定好,但你觉得他的字有味道。如果我们来分一下类的话,我们发现,中国的书法有两种倾向,或者说两种类型。
我的书法老师是青山杉雨先生,他与中国的缘分非常深,所以在多年前,在中国林散之纪念馆举办了“林散之与青山杉雨联展”。杭州也举办过“沙孟海青山杉雨纪念展”。正是由于青山先生同中国的缘分,同中国有很广泛的交流,作为他的弟子,我有责任接续这个传统。
青山杉雨老师非常严格,当我做他的弟子的时候,是管他们家庭院的,我那时是有工作的,但即使这样,他也会打电话说,你赶紧来吧。我也会放下工作马上赶到我的老师家。老师说,“今天看了这个树枝头有点翘,那你给我剪下来吧。”我于是就拿起剪刀把那根枝头给剪下来了。剪下来之后,老师说,“今天辛苦了,你回去吧。”我的老师就是这样一个完美主义者。从这一个侧面可以说,我的老师对书法的追求也是完美无缺。
在日本,如果你拜某位老师为师,那么你一定要终生随他,一直到他去世,你还是他的学生,你不能改拜别人为老师,这是日本的书法制度。
碑学对日本传统书法的冲击
讲述日本书法不能绕过中国书法。因为日本书法受到中国书法的影响是巨大的,而且也是中国书法促进了日本近现代书法的转变。
北魏的郑道昭作品传到日本,从时间上来说,大概从5世纪到7世纪,大概有100多年的历史,正好是中国文化流传到日本的一个时间,当时中国文化需要一百年或者一百多年才能传到日本。但到日本遣隋使、遣唐使来中国学习的时候,直接接触到了中国的书法,直接从中国学到了书法,不是需要一百年,而是一下子就学到了。
日本人到中国学书法,以后回到日本去,这样把中国的文化带到日本,一直到明治维新为止。原来日本的书法和中国的书法情况很相近,没有这种专业的书法家。后来杨守敬(1839-1915)到了日本,带到日本很多拓片,给日本很大的冲击。之后,日本有机会也有更多的人有机会学到中国的书法。杨守敬当时随清朝的驻日公使何如璋前往日本,带去的东西很多,里面有很多北魏的书法的拓片。
当时的日本书法情况大概有两大类,一类是纯粹学王羲之,以王羲之、王献之为中心的中国传统书法,还有一类是明末清初的张瑞图
(1570-1644),还有一位在日本非常有名的书法家许友,可能中国国内并不太熟悉。当时跟王铎的书风也非常相近,跟王铎同时代的书法家,他的书法在日本影响非常大。杨守敬带去的北魏书法对日本来说是一个巨大的冲击,这些书法拓片是日本从来没有见到过的。
当时日本书法在杨守敬带去的北魏书法影响下涌现的日本书法巨匠中,包括日下部鸣鹤(1838-1922),岩谷一六(1834-1905)与松田雪柯(1819-1881),他们三人跟杨守敬进行过笔谈,其后,他们的书风改变了。这对后来整个日本现代书法的影响是巨大的。因为他们三个人是当时日本的著名的书法家。为什么日本受到的冲击有这么大,就是因为,日本的师承关系非常严重。老师说什么,弟子就说什么。在他们的影响下,有很多人重新发现中国,有些人直接到中国来取经、学习,还有些人拜中国人为老师学习书法。当时日本书法受到乾隆金石学书法家的影响,开始开阔了眼界。当然,他们不仅停留在杨守敬本人。所以,他们到中国,把注意力集中在吴让之,有的人注意赵之谦,也有人直接拜倒在徐三庚的门下。
日下部鸣鹤在中国的时候,吴昌硕曾经为他刻过章。吴昌硕当时还不到五十岁。日下部鸣鹤后来到吴大澂家看了很多的藏品之后,又产生了危机感。
在日本的金泽有一个叫北方心泉的,是一个和尚,他也曾经到了中国来。他当时来中国并不是为了来学书法的,他是和尚,他是来学经的,到了中国之后跟俞樾等人有一些交流。他一方面学文学,同时他又拜在徐三庚门下学书法。他回到日本之后,当时被认为是日本书法界学北魏的第一人。
当时的日本书法是锁国的,不是很开放,但是当他们接触到了北魏的书法之后,尤其是他们到了中国,跟徐三庚、潘存学了中国的北魏书法之后,日本的精神得到了解放,一下子改变了自己的面貌,进入到一个新时代。
当时也不完全都是去学北魏书法,同时也有一些书法家保持原来书风的,比如像长三洲,还有成濑大域、金井金洞等坚持原来的书风,比较传统,保持中国原来的王羲之的书法传统。他们以王羲之为中心,略微加进去了颜真卿的用笔方法。这些是坚持阵地的书法家。我个人认为日本书法像樱花,就是一夜之间全开遍了,过了两天全谢了,热得非常快。碑学的作品流传到了日本之后,马上在日本形成了一个气候。这可能是我们不大容易想象到的一个情况。
那个时代日本的情况跟中国有很多相近的地方。所以,我刚才说的,中国的书法家还不是以职业书法家为主体,那个时候的日本书法家也一样。比如伊藤博文,他是日本明治维新的第一任首相,还有副岛苍海,他们的字写得比较有个性。
中国辛亥革命之后,有一些清朝的遗臣,很多人到了日本去避难,或者通过某种途径去日本,其中最重要的像罗振玉,他们不仅仅是书法家,也是收藏家。他们把很多的中国的书画带到日本,之后日本出现了一股中国书画带的收藏热。
日本书法的多元化趋势
当时的日本有三个比较著名的书法家,他们主要是以写字为职业的书法家。一个是日下部鸣鹤,还有一个是西川春洞,是西川宁的父亲,还有一个是刚才介绍过的中林梧竹。这三位书法家是日本近代书法的先驱者,或者说先行者。从他们的书风来看的话,大家可以看到,日下部鸣鹤后来走向了北魏书,西川春洞后来受徐三庚的影响,倾向于中国的篆书、隶书,中林梧竹也在篆隶方面下了很大功夫,同时也学了很多北魏书。中林梧竹是以北魏书为基础的,追求金石气,他的书法的风格也比较怪。后来喜欢他们的字的人越来越多,到他们那里学字的人越来越多,逐渐就形成了一些流派,主要有三大流派。这三大流派奠定了现代日本书法的师承关系的基础。
从他们开始,日本越来越强调了组织体系、组织门派。跟他们学的学生多了,他们的流派就逐渐壮大,形成了流派。1907年,“日本书道会”成立,表明日本书法开始走向团体化。同年,日下部鸣鹤、河井荃芦(1871-1945)由他们作为主导的“谈书会”成立,相当于沙龙性质的,由于他们老师的见识、水平比较高,影响比较大。这是日下部鸣鹤手下的几员大将,比田井天来、近藤雪竹、渡边沙鸥。现代书法寻根寻祖的话全都寻到这几个人,日本现代书法的源头就在这里,他们都是日下部鸣鹤的手下。比田井天来(1872-1939),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人物。比田井天来有组织才能或者说教育才能,在他的门下又形成了一个庞大的组织。现代的书法相当部分的组织都是通过他的教育而出来的,或者说都是他的门生,尤其是现代派。现代派的大部分作家都是他的学生。西川春洞的门下虽然没有那么多有才能的人,但是在他的手下也有一些杰出的人士,比如说丰道春海。
在当时日本,如果习字的话一般都是向老师学习,可是丰道春海提出来,不能学老师的字,应该有自己的个性,所以他的字根他的老师不一样。
1963年,日本书法代表团第一次来中国,举办过书法表演。当时一个书法家拿了一个巨大的笔写了一个巨大的字,给中国震撼很大,因为那时中国还没有人写这么大的字,那样拿大扫把写字的人。这个人就是丰道春海。当时端墨的是我的老师青山杉雨。虽然刚才说了建立日本近现代书法的有三位,其实真正对日本现代书法有影响的就两位,一位就是日下部鸣鹤,一位是西川春洞,而中林梧竹比较独往独来,是不收学生的一个人,在他之后几乎就没有传承的人。传承下来的主要是日下部鸣鹤和西川春洞这两个大的体系。以这两大门派为基础形成了日本的书法体系。
1922年,日下部鸣鹤去世之后,日本成立“日本书道作证会”。这个会的成立,真正意味着现代书法的产生。■
(作者系日本谦慎书道会总务局长,本文根据其讲座节选)

黄花梨,从大唐就已居庙堂之上

责任编辑:本站编辑

说来海南黄花梨的历史源远流长,自古就备受皇室贵族亲睐,以名贵木材视之。尤其是海黄,早在大唐帝国,就已经是各级官员作为至上贡品的首选。而且据史载,这一时期唐人就发现其“色香、性坚好、其花有鬼面者可爱”等等特性,用其制作床几、酒盏等等。

北魏书法拓片冲击传统书法,如何区分紫砂壶的好坏。黄花梨翘头案局部

“鬼脸”纹遍布周身,甚是瑰美

再到明清两朝,海南黄花梨以其行云流水的纹理、圆润剔透的质感以及清雅不俗的色泽,曾引发了文人士大夫的狂热与追逐,这不仅征服了达官贵族,更是征服了一代又一代紫禁城的主人。

在明永乐初年,朱棣迁都北京,在此大兴土木,建造宫殿,比如,曾有24个皇帝居住过,被奉为当今“世界上现存规模最大、保存最为完整的木质结构的宫殿型建筑”的北京故宫,都在永乐年间兴建。

这期间,无论是皇族建府,大臣修院,还是富贾修园,宫内家具陈设,所用的大部分名贵木材,都产自海南等热带地区,其数量之大,品种之多,花费之高,亘古未有。

当然,在众多木材中,海南花梨从中脱颖而出,并造就了明清家具的典范。说那一时期,宫里宫外对上等木材家具雕刻之技等有多痴迷呢?举个最奇葩的案例:

说大明天启年间,也即明熹宗朱由校在位时,外有金兵侵扰,内有明末起义,正是国难当头,内忧外患之时,但我们的熹宗,不爱江山子民,却天天沉迷于制作木器!

当然,论木匠活,熹宗可是玩出了专业级水准,比如一般匠人所造的床,极其笨重,十几个人才能移动,用料多,样式也极普通。但熹宗经自己设计图样,亲自锯木钉板,一年多工夫便造出一张床,床板可以折叠,携带移动都很方便,床架上还雕搂有各种花纹,美观大方,为当时的工匠所叹服。

大明第十五位皇帝朱由校

明熹宗还善用木材做小玩具,他做的小木人,男女老少,俱有神态,五官四肢,无不备具,动作亦很惟妙惟肖。成品完工后,他还派内监拿到市面上去出售,市人都以重价购买,天启帝更加高兴,往往为自己这点副业,加班加点到半夜也在所不惜,成为名副其实的“木匠皇帝”。

正因为有熹宗这般狂热爱好者和真正的技术存在,所以,有明一代,古典家具走上中国家具史上的巅峰。再经过有清一代,一方面承继明代家具的朴素典雅,一方面,又在尺寸、雕饰上走向复杂繁富。到了近代,掀起中国家具文化的另一位巨擘出现了,他就是王世襄。尤其是对于黄花梨家具的推广和传教,可以说,王老是真正的开拓者。在其著作《明式家具》出版之后,海内外掀起黄花梨家具收藏高潮,直到今天,黄花梨市场的良好表现,都还是这轮高峰的余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