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再现圆明园画家村,我们需要什么样的东方

编辑:admin

往往在今天的美术批评中,挪用和假设是我们攻击别人的一种写作手段,例如在批判意派的时候借用诸多西方现代性理论,并将之与其对比,于是结果可想而知,在这种理论驳斥理论的问题上主观处理者运用攻击学理的夹角,撕开一个口,然后全盘否定则显得十分自然。我弄不明白的是既然都是理论,既然都是思维,为何意派思维成了有毛无皮,而西方理论则是牢牢考考的长在毛中?

在798艺术区风头正劲的今天,艺术家们开始怀念从前一穷二白的圆明园艺术家群落。今日,今日美术馆将推出“胡敏圆明园艺术家群落摄影展暨胡杰圆明园艺术家群落纪录片首映”,对十多年前的圆明园画家村进行回顾。
上世纪90年代早期,一批学院之外的艺术家聚集到圆明园附近的村子中,自发形成了艺术家群落,其中包括现在非常著名的艺术家方力钧等人。摄影家胡敏在1993年移居北京,也居住在圆明园艺术家村,开始用摄影记录自己看到的一些场景。策展人杨卫强调,“尽管地理概念上的圆明园画家村已经消失,但作为一种精神象征,却仍在一些人心中无尽地繁衍。它绝不同于今天的798、费家村以及宋庄等艺术群落的存在。这当然不只是说那时候村里居住的都是些活蹦乱跳的年轻人,更在于那个群体所营造出来的理想气氛,具有了冲击时代的文化内容。这正是它值得我们不断追忆的价值。”
据悉,展览同期还放映独立纪录片工作者胡杰1995年拍摄的纪录片《圆明园画家村的艺家》。

即将于4月22日开槌的中贸圣佳2006年度春拍,佳作云集,其中,一件曾入藏清宫内府的明代王绂《溪山渔隐图》手卷无疑最引人注目。
一些专家看到《溪山渔隐图》手卷时赞不绝口,认为此卷不仅具有极高的艺术价值、文物价值、历史价值,还具有极高的美术史料价值、资料价值和文献价值,可谓稀世之珍。国家博物馆研究员、著名书画鉴赏家刘如仲先生还欣然撰写了《王绂“溪山渔隐图卷”考释》的专论文章。
据介绍,此件《溪山渔隐图》是水墨纸本手卷,高33厘米、宽785厘米,款署“永乐壬寅秋七月下浣九龙山人王绂记”,钤白文“孟端”印。据刘如仲先生介绍,王绂,字孟端,号友石生、九龙山人,江苏无锡人。永乐初年因其善书法,被荐举入翰林,擢中书舍人。他擅长画山水、竹石,并独具面貌,他的墨竹被董其昌誉为明代“开山手”。而他的山水师法元四家,画风幽淡简远,继承了元人水墨山水画法的传统,苍古而厚重。《佩文斋书画谱·画传》说他“山水用笔精到超出幼文天游之上,而与叔明并驾。”但其作品传世甚少,仅在北京故宫博物院、辽宁省博物馆存有几件。
此次上拍的《溪山渔隐图》手卷内容以王绂的家乡无锡山水为背景,江湖、山峦、舟楫、渔船、溪桥、庭院、古松、杂树,运用披麻皴兼折带皴,笔墨变化丰富,风格清劲秀逸,画面空隙之处,画家题写了四首自赋诗,诗与画并臻妙境,代表了元末明初山水画的基本特点,是王绂代表作中的精品。
据了解,此《溪山渔隐图》原是王绂为其少年好友王仲渊所绘,清初入藏清宫内府,乾隆皇帝题迎手“顿还旧观”,钤“乾隆御笔”、“石渠宝笈”、“乾隆御览之宝”、“乾隆鉴赏”、“三希堂精鉴玺”、“宜子孙”、“古希天子”、“犹曰孜孜”等御玺,还有两首乾隆皇帝御题诗,顿显皇家气派。乾隆四十五年,乾隆皇帝将此手卷赐予惠山竹炉山房,到咸丰十年,太平天国起义军攻陷无锡,惠山竹炉山房被毁,《溪山渔隐图》散失。清同治三年,秦湘业在上海得到此图,光绪初年,又被霍丘裴伯谦所得,“文革”时被抄没,后退还。此件国宝级珍贵文物历尽劫难而无损毁,实为难得。
这件珍品将于4月23日在北京亚洲大酒店以230万至289万元的估价与众藏家见面,难得的佳作,合理的价位,相信会有一番精彩的表现。

东方在今天看来充满诸多含义,我至今未完全弄清楚我们所经常借用的东方是一个什么样概念的词汇,我想很多人也未必弄的清楚,于是我们干脆将其理解为一种玄学,一种形而上的虚无主义,当然我在描述这样一种态度的时候并非持有批判意识,但需要说明的是,非批判并非是赞同,而是一种警惕。

编辑: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