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里可以赌足球:恋爱通告,音乐新闻

韩庚台湾做客

庞龙以《红楼梦》为题,再唱新歌。这是他继2009年11月发行的第7张专辑《真的不同了》之后,又一次推出的全新音乐形象转型力作,同时,这首《红楼梦》也是继陈淑桦的同名作品之后,二十年来,第一次有同级别歌手再次挑战红楼题材的流行音乐作品。

曾轶可

〈2010年08月19日台北讯〉CHANNEL[V]《我爱黑涩棒棒堂》今日录像,邀请韩庚上节目。录像前韩庚与节目主持人黑人接受媒体访问。
黑人表示之前他去北京做活动,刚好韩庚在北京录音,而韩庚因为黑人与范范的助理关系,跟两人因此熟识,虽然韩庚当天录音已经录到凌晨两点多,但是他还是坚持到黑人下榻的饭店聊天。黑人说:韩庚看起来已经很累了,但是他还是坚持要来,很让我感动!韩庚难得到台湾,黑人也曾致电要找韩庚吃晚饭,韩庚回说可能要12点半以后,黑人想说吃午饭也好啊!没想到韩庚回说是凌晨12点半以后,让黑人傻眼,也只能看看运气有没有机会跟韩庚吃饭,尽一下地主之谊。至于谁请客,两人互抢请客,争了老半天,最后黑人说:好啦!让你请,这才结束这场纷争。
韩庚来台之后感冒一直好不了,媒体也关心起他的病情,韩庚表示之前喉咙化脓,声音整个太低沉,有一点不舒服,现在比较好了,但是喉咙还是有发炎现象,还没痊愈。至于韩庚与韩国SM经纪公司官司将于明天宣判,对此韩庚表示目前专注在唱片宣传上,并没有放太多心思在上面,全权交由律师处理,官司结果当然是希望打赢。

自从2004年开始,庞龙就在思考如何能打破由《两只蝴蝶》等作品形成的他的既定大众音乐形象,2007年底与前公司合约到期后选择独自发展之后,庞龙一直在苦苦探索真正属于自己的音乐道路,最终,他将目光锁定了在中国老百姓中植根最深受影响最广的一些大众文化意象,我记得有位前人曾经说过,任何艺术形式,拼到最后,只能拼文化,把音乐纳入到一个文化的概念当中,用音乐去表现文化,用文化来普及音乐,也许,这才是我真正要找到的一个音乐出口。

在某个气温稍降的微凉夏夜裡,早已忘记确切日期。和感情还处於模糊地带的那个最重要的人,肩靠肩在夜的晚风裡疾行。嘴上不示弱的扮起嘴来,心裡却各自怀抱不同的心思,揣测、捉磨著彼此的真正心意,暗暗祈祷著相聚的时间能够延长,两人的独处能够永远不要结束。短短一趟回家的《夜车》之旅,在曖昧不明的甜蜜之间,彷彿延长了距离。

而庞龙选择的第一个出口,就是眼下大热的红楼梦文化。在中国的音乐史上,关于红楼梦的音乐作品其实是层出不穷的,在民间流传开来的也不在少数,但是庞龙发现,近三十年来,大部分红楼梦相关的音乐作品,更多是在为影视戏剧服务,依托某一段内容而产生的,像《葬花吟》、《红豆词》等等,都更像是红楼梦作品内容的本身的一部分,并且,大部分这样的声乐作品,也都是以民族声乐的方式来体现的,而把《红楼梦》作为一个单一的个体,来对它进行精神概念上的诠释或者解读领悟的作品,却很少见。这一次,我是以一个深受红楼梦文化影响的中国民众和音乐人的双重身份,以流行音乐的方式,来解读《红楼梦》这部古典文学名著的内容与精神,也算是对滋养了我们的这种文化的一次回报。

不得不佩服曾轶可是如此擅长用歌曲说故事,简单的三言两语,几句看似任性的耍脾气吟唱,却恰到好处的把藏匿於生活各处的小片段拆解开来,一语道尽那些洋溢曖昧的青春点滴。

这首最新单曲《红楼梦》由著名的词作人,原第二炮兵副政委程宝山中将(笔名予子)亲自填词,将视角对准书中最容易引起中国读者共鸣的情感线索,力图再现书中所描写的那种在鲜花著锦、烈火烹油的末世繁华中,随着家族命运由盛转衰的红楼儿女的情感真相。歌词借用如金玉良缘、假雨村言等众多原著中最具代表性的文学意向,在再现的基础上,将歌曲收归到对此种情感命运如诗般的怅惋余韵中。而由庞龙与韩雷共同谱写的曲子,则选择了以适合当下听众流行品味的现代流行音乐的旋律走向为基础,而在高潮处的编曲,又巧妙插入了歌曲《葬花吟》的经典意象,既是致敬,又有传承,宜古宜今,又便于大众传唱。而庞龙的演唱,在声音处理上更加重了时间的磨砺感和大背景的厚重感,在回望的姿态感悟一段历经千古的情感历程,庞龙说,我当然不能指望这首歌能成为一首千古绝唱,只希望,它能唱出大众对红楼梦的一个基本印象,让它们能够借由这首歌,再去回味这本经典的文学名著其中的真味,我就对得起这首歌,对得起红楼梦这三个字。

《夜车》的创作灵感,来自曾轶可一次和朋友的夜归经验。不準已经有点微醺的友人冒险骑车,只好充当保姆,载著对方安全抵达家门。一路上曾轶可要不断说话,避免自己不小心睡著,还得关心著后座的朋友,会不会冷?睡不睡得安稳?回到家之后,曾轶可忽然涌起一股写歌的衝动,顾不得整个晚上的疲惫,一下子就完成了这首《夜车》的创作。

同时,庞龙还表示,《红楼梦》只是一个引子,一个开端,接下来,我还将继续在这条路上探索下去,还会继续推出一系列大众文化意象题材的音乐作品,从中国的根源文化中找到我的音乐新出口,开始一段我的音乐文化寻根之旅。

轻柔的小品摇滚,闪耀著属於夏夜的沁凉气息。曾轶可反覆唱著:车都停了好几次。天都快亮了,我们还没到呢!你睡得安稳吗?我必须清醒著。这道路有点黑,你睡吧我负责跟著音乐闭起双眼,彷彿可以看见两个稚气未脱的孩子,正演著那些无关紧要,却会记得一辈子的深刻片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