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里可以赌足球深圳画廊业在创新中起步,青卞隐居图

需更多学术介入以代理制规范市场走对路子做大原创深圳画廊业在创新中起步说起深圳的画廊,人们很容易想到大芬村,那里画廊林立,密布着300多间行画作坊和8000多位画家、画工和学徒,是名冠中外的行画生产销售基地。而不同于大芬村里以卖行画为主的画坊,近年来深圳以经营原创画作为主的画廊渐渐地多了起来,这些画廊更代表着这座城市高端书画艺术市场的萌动。而一路探究深圳的书画市场,我们发现,深圳画廊业正在充满希望地前行。中国美协主席、著名油画家靳尚谊曾评价:“中国的画廊从上世纪80年代出现以后,就一直很不景气,直到现在。而画作拍卖行是90年代初才出现的,现在却比画廊火爆得多,似乎大家买画都要先去拍卖行。”事实上,艺术的市场的一级市场首先是画廊,二级市场才是拍卖行。回溯起来,深圳可谓是中国书画艺术市场的拓荒者。上世纪80年代,以博雅画廊等为代表的深圳画廊业一时兴起,成为新中国书画艺术市场的新事物。1992年深圳又首次在国内举办了中国名家字画拍卖会,其火爆情形让人振奋。而几经市场经济的浪潮涤荡,深圳画廊业一度竟显颓势,曾以售卖启功等当代名家字画为主的博雅画廊已转而卖行画、画框、工艺品。“这跟当时这座城市的人大多急功近利、艺术欣赏水平较低、没养成良好的艺术消费习惯有关,画家原创画作不如行画好卖。”一位业内人士如此分析。尽管如今的深圳,真正只卖画家原创书画、具有一定档次的画廊可能仍不过十家,但是近年来,一些新的画廊正陆续出现在深圳街头,它们的主人对深圳书画市场依然看好。选择画家得有眼光位于福田区宏威路北端的“佩雅斋”书画院是去年10月开业的一家画廊,它的主人廖贵荣主要以展销的形式经营画家们的画,开业以来已经举办过六次颇具规模的展销。其中,“当代美术家作品邀请展”集结了20位国内知名画家的画作,并分别为深圳本土画家刘大明、厉家恩举办了个展,还有外地画家如河北省画院院长南恽生等的个展。“销售情况还是不错的,买家活跃。”廖贵荣介绍,这些书画买家中有企业老板、公务员、医生、公司白领等,多为收藏投资或送礼。廖贵荣原本是一家印刷厂的老板,而十几年前与河北画家张俊的结识最后使他和画廊结下了缘。前些年,他把张俊的画介绍给深圳收藏圈的朋友,结果不少人看好张俊的画,喜欢买他的作品。渐渐地,廖贵荣看到了书画市场的潜力,决定正儿八经开一家画廊。廖贵荣说,选择卖哪个画家的画得有眼光,看画家有没有潜力和实力,“这体现在画家的个性和功底,没有个性肯定就没功底。”他最得意的是张俊的画,“张俊的画如果把名字盖住,只要你看过他的画就知道这是他的东西,个性很鲜明,这就证明了其艺术价值。他的画价比两三年前翻了好几番。”“佩雅斋”开业后,廖贵荣通过几次展销下来,由参展画家介绍慢慢结交了越来越多的画家朋友,凭信用建立起画家资源,画廊里的作品也越来越丰富了,价位也有各种层次,有1000元左右一平方尺的,贵的也有四五千一平方尺的。“这些画中稍贵些的卖得更好,这也反映大家的收藏眼光提高了,证明了这个市场的慢慢成熟。”廖贵荣说,艺术品市场存在了几十年,但前些年,人们对艺术品冷眼相待,而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现在人们的艺术鉴赏力和消费力都提高了,冷淡的艺术品市场迎来了复苏。廖贵荣同时表示,画廊这行其实并不好做,像“佩雅斋”这种原创作品画廊,多年来在深圳起起落落,开了关、关了又开的很多,但好在他自己还有其他企业可以支撑,加之现在深圳提出文化立市,政府各方面重视扶持艺术品市场,这使他有信心在这方面进行投资。做原创的画廊必将形成气候今年元旦,又一家名为“画石斋”的画廊在景田北的景龙大厦一楼热闹开张了,240平方米的画廊里各种风格各异、意趣横生的名家书画吸引了众多收藏爱好者和周边街坊。启功、韩美林等当代名家的画作在这都能见到不少,原来画廊主人韩隽从小在北京长大,其父与启功、黄永玉、韩美林等众名家素有交游,这为“画石斋”积累了不少书画家资源。但是韩隽告诉记者,虽然他的画廊里有不少这些大名家的书画,但也只是陈列展示一下。这些名家书画多是上拍卖会交易,画廊主要是经营中等名气画家的作品,“大名家的书画在市场上已被炒得过高,反而中小名家的东西有升值空间,有的艺术价值也并不低于大名家。”韩隽指着墙上挂着的两幅狂草书法说,“这是安徽书协理事唐罡的书法,随心所欲,前人之法在他手中不再成约束,非常棒,唐罡现在的名气主要局限在安徽,将来肯定会越来越有名。”北大考古专业毕业的韩隽以前在北京时就和亲戚一起料理过一家画廊,而当他初到深圳时,就感到深圳的画廊比较缺乏。如今深圳人生活稳定了,买车买房的很多,买字画的经济能力有了,艺术品位也提高了,我感到深圳的艺术市场应该是有前景的。目前深圳做名家、原创的画廊虽然不多,但将来气候一定会形成。看好深圳艺术市场的韩隽还专门开设了一个网站,来丰富书画经营的渠道。韩隽说,从开业三个月来看,来买书画的主要是熟客,路过的流动客人买画的不多。画也是几千万把元钱的卖得好,几万元的也卖过,而一两千元以下的不是很好卖,“客人要的是真正有艺术价值,有升值潜力的。”韩隽发现,深圳现在喜欢收藏艺术品的人很多,不少人来看画时看得非常仔细,“未必是行家,但肯定是爱好者。”深圳画廊业态呈现多元化深圳画廊业态同时也呈现出多元化的迹象,一些画廊同时经营其他工艺品或画框等。“画石斋”就同时经营灵璧石等奇石,另一家位于红荔西路的长乐书画苑,则在经营方城、苗地等画家原创作品的同时,也销售行画,并兼营书画装裱。深圳的一些画廊还和茶馆结合了起来,一边品茗,一边赏画。所以这种画廊有时又称为茶馆,而如果说它是茶馆,但它又是以经营书画为主要目的的画廊。例如紫苑茶馆的经营理念就是借茶经营文化艺术,在这里,除了名人题赠不卖,墙上的字画大多都可待价而沽,用经营者的话说是“尽量增加茶馆的赢利点”。记者还了解到,和主流方式的坐商不同的是,一些从事书画交易的行商也在深圳出现了,行商虽然和画廊在固定场所经营的概念有所区别,但它所具有的流动性往往依托于自己固定的家,以家庭构成了一个画廊单元。但有专家指出,这种具有暂时性的不规范的经营方式,难以造就画廊产业的规模和品牌的更大发展。深圳画廊缺少学术介入,正探寻签约代理之路“深圳的画廊业在重新起步,但应该指出深圳画廊业还不太健全。”深圳美术馆研究部的著名美术批评家鲁虹表示,深圳画廊业目前远不及上海、北京、杭州、南京等地的发达,尤其是上海,外资机构多,国外势力介入画廊较多,使上海的画廊比较规范。鲁虹指出,深圳画廊主要问题是没有学术的介入,容易发生掺假的事,甚至有假画在一些画廊出现。鲁虹认为,画廊要有自己的个性,就像集邮一样要有一个体系,是经营山水画还是油画需要有一个明确的学术定位,并不断推出该领域的新艺术家。“深圳画廊基本没有学术介入,而是纯商业的操作,跟着行情走,缺乏学术判断,只是做些重复性的工作。”鲁虹较为欣赏上海、北京的画廊,它们会根据自己的学术定位,推出个展和新画家。的确,在艺术品市场中,画廊作为一级市场,是架设画家与收藏者之间的桥梁,肩负着艺术品的初级发行任务,起着培养艺术家、提升艺术品投资价值的重要作用。采取签约、代理的方式与画家合作,是现代意义上的画廊的主要经营模式。“西方画廊大多实行代理制,发现并看好一个新的艺术家就包下来,当然这需要学术判断力。”鲁虹说。“佩雅斋”主人廖贵荣也十分认同代理制比较规范的观点:“实行代理制,书画价格会比较稳定,市场不会乱,保真性也强。”而即便如此,廖贵荣仍未正式向代理制迈出,他向记者道出了其中苦衷:“首先,目前我国与收藏投资相关的法律法规不健全,画家一旦成名,前期投入大量资金的画廊对其很难起到约束作用;其次,画廊要想采取签约代理制,必须拥有雄厚的资金实力,因为得一手做生意,一手培养艺术家,还得花大力气培育市场。”深圳画廊中也并非没有实行签约、代理制的先行者,“画石斋”便进行了尝试。韩隽介绍,“画石斋”和安徽书法家唐罡,北京画家三羊、邢振龄等书画家的合作方式便是签约代理,在华南地区,这些书画家的书画只在“画石斋”销售。“因为开业才三个月,很难总结具体效果,但我还在不断摸索,看怎样才能让画廊走对路子。”如何让深圳画廊业发展得更加规范成熟,不仅“画石斋”要摸索,而是整个深圳画廊业要走的一段路。

哪里可以赌足球 1

哪里可以赌足球 2

哪里可以赌足球深圳画廊业在创新中起步,青卞隐居图。编辑:admin

哪里可以赌足球,位于香港的当代艺术博物馆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
(MoCA)去年九月才刚刚开幕,然而日前就有消息称,其创始人Jeffrey du Vallier
dAragon Aranita已经秘密离开香港,并留下了大量债务。

《青卞隐居图》是王蒙59岁时为其表弟赵麟所画,后因王蒙罹难,藏者为惧受牵连,遂将上款中受者的姓名剜去。图从赵家散出后,明万历间为著名收藏家项元汴所得,稍后又归董其昌收藏。清乾隆时入宫中,后又从内府散出,曾经李宗瀚收藏,咸丰、同治年间,复归狄学耕收藏,后由其子狄平子转让给魏停云。现藏上海博物馆。
图纵140.6厘米,横42.2厘米,纸本,水墨。采用高远与平远相结合的方法描绘王蒙家乡卞(弁)山,山势巍峨雄奇,层层深入,林木茂盛,溪水潺湲,右下方画一老人,策杖行走于林间溪畔;画的左中有茅屋数间,隐现于山林深处;屋内坐一人,倚床抱膝,点出了“隐居”的主题。此图无论是构图还是笔墨,都代表了王蒙的最高水准:山势重叠,曲折盘桓而上,宛如游龙腾飞,画语谓之“龙脉”,气贯势足,画面虽繁密而不塞迫;用笔上,兼用解索皴、披麻皴、牛毛皴、卷云皴等多种方法,使山石无论是结构还是组合,都显得变化多端,耐人寻味;用墨上干、湿、浓、淡并用,特别是干笔焦墨的擦和点,更增强了林木浓郁,苍苍莽莽的厚度,在元代画家中也为独创。明董其昌叹为观止,在诗塘上题曰“天下第一王叔明画”,下面又题:“‘笔精墨妙王右军,澄怀观道宗少文,王侯笔力能扛鼎,五百年来无此君’倪云林赞山樵诗也。此图神气淋漓,纵横潇洒,实为山樵第一得意山水,倪元镇退舍宜矣”。
元画的皮纸质地紧密而不透水,先用淡墨勾皴,然后由淡渐浓,钩、皴、擦、点、染,逐层叠加。此类纸适宜“干笔皴擦”,留下的线条松而灵动,层层烘染,墨色通透而有厚度。
在《青卞隐居图》中,既有粗笔钝毫——似乎不见笔痕的山石勾皴以及焦墨擦、点,又有细笔尖锋勾勒的杂树枝干、松针,必须使用多种笔,不是一枝笔所能完成的。即使是似乎很粗犷的解索皴,其实也必须用锋颖很新的狼毫笔略带侧锋来完成,笔锋稍钝,线条就板结,画不出“松”的灵动。细腻和粗犷在一幅画中结合得如此完美,这正是王蒙承继赵孟的一大特色。天空和下面的水用淡墨渲染,而山石的受光面则没有墨染,其作用是更映衬出山石受光面的明亮,使山体更具立体感,与西画素描的处理方法异曲同工。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