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法章法的空间本质,什么书法作品的行气

书法章法的空间本质,什么书法作品的行气。书法章法构成的历史发展甲骨文中单字独立的观念还不牢固,常常可以发现,一个字中某一部分与上一字或下一字的联系,比它与这个字其它部分的联系更紧密(见下图),这造成了联缀后意想不到的变化。这是甲骨文给人以神秘感、稚拙感的原因之一。后人取法甲骨文,往往忽视了这一特点。

书法章法的空间本质
线结构所具有的表现力是书法艺术魅力的来源之一(参见下篇第一章),如果进一步追寻线结构表现力的来源的话,很容易发现,这种表现力起源于被线条所分割成的不同形状(二维空间),这些单元空间便能传达一定的心理内容:它们能引起人们感觉情绪的变化。整个作品空间的表现力当然不是这些单元空间的表现力的迭加,但正是这些单元空间的组合,成为章法构成的本质。
在传统的书法审美意识中,虽然从不提到空间形状的表现力,仅仅谈字结构与章法,但空间形状对于人们心理的作用,始终是影响审美感受的本质力量。
我们把一件作品中的空间分为三部分:单字最小外接凸多边形内的空间称为“字内空间”(内部空间点画分割成的独立空间称单元空间);每一行中相邻外接多边形之间的空间称为“字间空间”;两行之间的空间称为“行间空间”(见下图左)。

哪里可以赌足球,什么书法作品的行气
一件作品的章法总是通过这些环节逐步构成的:点画—单字结构—单字联缀—邻行呼应。
单字联缀是被研究得比较少的一个环节。
单字联缀的基本要求是一行中各字之间应具有内在的连续性,这样.相邻各字才能摆脱孤立的状态,而建立起亲切、紧密的联系.作品才能成为一个不可分拆的整体。人们常用“行气”这个词来表达对单字联缀的感受和评价。
一个字,在线条运动的引带下,字内空间也开始了流动,这种流动感使整个宇结构(连带它的内部空间)产生了一种运动趋势,如果相邻各字的运动趋势能互相衔接,那么一行字便会形成连续、杨通的“空间流”,如果各字的运动趋势不能衔接,下意识中的感受便极不顺畅,这时,人们便说它缺乏“行气”.
这里介绍一个检验“行气”的简单方法。
在书写的任何一个汉字上,都可以作出一根直线,使它的位置表示这个字倾侧的方向,同时把这个字分成感觉上份量相等的两部分(见图甲)A条直线反映了这个字在纸上的位置和运动趋向.我们把它称作单字轴线.如果作出一行字每一字的单字轴线,便能看出这行字在连贯性上的得失。
如果相邻两字轴线在两字之间相交或重合(图乙a),它们的连贯性一定很好;如果轴线平行(或接近平行),由于两字运动趋向相同,也能给人以很强的连续感,多字轴线平行时,这种感觉更强烈〔图乙b);两轴线在宇间不能相交,则反映了一行中空间运动的中断(图乙。)。一行中所有轴线不一定要求全部连续,适当数量的断点,适当位置上出现的断点,有助于调整作品的运动节奏,它们的作用相当于乐句中的休止符.过多的断点肯定会破坏作品的“行气”.

哪里可以赌足球 1

哪里可以赌足球 2

哪里可以赌足球 3

那些对单字内部而言愈外错动的部分,与其它字却对应得十分整齐,这说明当时人们心理上还是竭力追求工整的,只是由于单字独立的观念与书写技巧尚未成熟,才发生“错位”。
这种对工整的追求使章法很快摆脱了稚拙状态,从西周到战国,大克鼎、盂鼎、墙盘、截季子白盘等,表现出月仔肥握章法齐整的能力不断进步这些作品行列都报整齐.侯马盟书、曾侯乙墓竹简等,各宇联级紧密,中山主智419君启节等,更是排列整伤,近于精确。
工整化当然为书法艺术的发展准备了重要的条件—对单字结构、位置的控制能力,但是过分的整齐限制了作品的表现力,它带有装饰化的倾向。
在工整化作为章法发展的主线而几乎席卷一切时,始终存在一种反抗的力量,这种反抗的力量以散氏盘为代表,它尽一切可能反对工整,破坏工整,它代表了迫求自由表现的趋势.
反工整化的力量阻碍了工整化的彻底胜利,而工整化也以其对单字联缀的良好控制力影响了反工整化的自由书写。
两种趋势在王羲之的作品中获得了统一。
《频有哀祸帖》、《丧乱帖》、《孔侍中帖》(图录59, 65,
66)等,字结构生动活泼,各字之间的吻合又十分严密.《频有哀祸帖》虽然只有短短三行,但是包含的构成技巧却十分丰富,加上单字倾侧的角度比较大,各行之间的配合十分微妙.形成各行空间强烈而又流畅的内在节奏。如果按前面作轴线的方法作出它们的轴线图,可以更清楚地看出这些特点。
《兰亭序》的真伪还有争议,但它在章法构成的历史上,是一件十分重要的作品,它各字吻合精巧,各行轴线呈变化缓慢的曲线,与作品情调十分谐调,相邻各行轴线变化趋向相似,但细部又不相同,很好地体现了统一中求变化的原则。它所包含的构成技巧,笼罩了此后漫长的历史时期。书法章法构成的历史发展(2)
宋代行书外轮廓由趋向圆形变为趋向多边形,使单字的联系更为紧密,也使联缀方式出现了各种变化。研究表明,增强单字之间的内在联系,是书法史的一个明显趋势.
单字联缀在明末清初王铎的作品中取得了新的成就。龙铎对线结构具有出色的敏感,某些联缀方式甚至同甲骨文中那种“错位”的结合方式暗合(见下图),此外,他还创造了一些新的缀合形式。王铎取得的这些成就,是对单字缀合方式长期发展的总结。

对于”字”结构的关注,使人们在下意识中对字内空间也给一于了较多的注意,例如《圣教序》单字内部空间的均匀分布(各单元空间面积相近),无疑是下意识加以控制的结果(见上图右)。
然而,人们对字间空间和行间空间便很少关心。他们只是精心处理字结构一般说来,字间空间和行间空间都是被动的产物,它们都是被动地“形成”,而不是被创造出来的。这造成内部空间与外部空间情调的差别。
所有空间都是作品的有机部分,对线结构、对空间的感受,自然应该包括所有空间在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