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利尼王朝,两湖潮流哪里可以赌足球

包括“文艺复兴三杰”作品在内的意大利绘画巨匠作品展的49件名画,全部来自意大利贝利尼博物馆。作为世界上拥有珍品量最多的私人博物馆,这样一个庞大家族引起世界各地艺术爱好者的广泛关注。此次来中国进行展览活动,使得这些被珍藏的名家艺术品能够有机会首次与广大中国观众见面。
贝利尼家族缔造世界收藏史传奇
贝利尼家族是当今世界上最大的私人收藏家族,被誉为“贝利尼王朝”,在意大利家喻户晓。该家族经过17代人数百年的不懈努力,今天已经在纽约、伦敦、摩纳哥、威尼斯、佛罗伦萨拥有五座私人博物馆和近两万件艺术珍品。藏品从乔托的壁画、米开朗琪罗的雕塑、达·芬奇的油画,到古希腊、古罗马以及古代中国等地各个历史时期的文物,成为世界收藏史上的一个传奇。
当年曾供养米开朗琪罗、拉斐尔等巨匠
贝利尼家族是文艺复兴时期佛罗伦萨统治者显赫的美蒂奇家族的表亲分支。15世纪末,老贝利尼在威尼斯靠经营古希腊的雕塑起家。随着收藏品越来越多,1495年老贝利尼在威尼斯建造了第一座贝利尼博物馆。
贝利尼家族是一个与艺术品结缘的庞大而古老的家族,又是一个显赫高雅的文物收藏世家。老贝利尼曾是意大利文物收藏界的最高权威,他曾在意大利特别是在佛罗伦萨引领文物收藏的热潮。当年的贝利尼家族,供养了大批艺术家,如米开朗琪罗、拉斐尔等人,这些艺术家经常为贝利尼家族画肖像。数百年以来,贝利尼博物馆收藏了5000多件文艺复兴时期的油画、雕塑、古典家具等各种各样的艺术品。
历经磨难,以收藏修复艺术品为使命
贝利尼博物馆紧临佛罗伦萨著名的阿尔诺河岸,这是一条令但丁引以为自豪的艺术之河,也是一条阅尽沧桑的历史之河。这座古老杰出的建筑,始建于1704年,本身就是件艺术品。它见证了贝氏家族数百年的艺术传承史,也经历了几次激烈战争的洗劫。一战时期,马里奥·贝利尼把许多藏品存放到郊外别墅的地窖中,才使这些展品得以幸存。二战期间,250幅油画被德国人炸毁了,油画的碎片最大的只有半个手掌那么大。
从现任馆长贝利尼的爷爷开始,除了收藏,修复古典艺术作品也成了博物馆的一项使命。博物馆拥有一支40余人的技术精良的艺术品修复专家队伍,修复工作正式纳入博物馆常年经费支出。


笃:像美术界对你的成长经历了解的不是特别多,有必要请你介绍一下自己艺术教育的背景及个人的艺术发展。
陈文令:可以简要介绍一下,我1969年出生在闽南的一个很偏远的小山村里。儿时的贫瘠生活,塑造了我一种很坚韧,很倔强的性格特征。
我儿时是一个无可救药的野孩子,整天敲敲打打,捏泥人,做各种玩具,我没有一样玩具是我父母亲给我买的,都是自己弄出来的。当时的快乐只能自己去寻找、自己去创造。做着做着,也不知道是哪一天,可能为今天种下了一些种子。而后考上厦门工艺美院国画班,毕业前做了一个木雕个展,1992年在厦门市政府某机关工作;后来在中央美院进修雕塑。2004年在北京定居。艺术道路几乎是草根性的野路子,一路跌跌撞撞,坎坎坷坷,其实是痛并快乐着。

两湖潮流湖北湖南当代艺术展1985-2009Bearing of Hubei and HunanChinese
Contemporary Art 1985-2009展期:
2009.07.31至2009.08.31展出地点:广东美术馆
1、2、3、4、6、7、8号厅及通道策展人:彭德、邹建平、沈伟、郑娜

编辑:admin


笃:很高兴你邀请我来策划你的个展,请问你为什么在最近有一个做个展的想法呢?
陈文令:因为我来了北京已有四年,主要想给大家做一个阶段性的艺术汇报。

’85美术新潮时期,处于中部地区的湖北、湖南两省,先后创办了《美术思潮》、《画家》等前卫美术杂志,其先锋的理论视野与犀利的批判锋芒影响至今。同期,两省涌现出大量当代美术创作团体,自下而上发动民间的在野的力量,组织举办了相当多有份量的艺术活动,这均表明两湖艺术是中国当代艺术史不可或缺的骨血结构。现今,该地区除了坚守中部持续创作的部分艺术家外,也有大批重要的理论家和艺术家走向全国各地,其中很多已经驰名中外,具备高度的国际视野。

黄 笃:你具体是哪一年来北京的呢?
陈文令:我是2004年底来北京的,到今年的十月份就整四年了。对我来说,四年不长也不短,一个人只有朝前走,但没有回头看是不行的。于是,我就有了做个展回头看看的想法,这不仅是对自己艺术才能和经验的检测和展示,而且是对自己不足之处最大程度暴露。个展就是检验自我的阅兵仪式,有助于自我艺术的成长。

本次展览由湖北、湖南、特别项目三个部分构成。湖北部分分为个体流变、观念维度、水墨边界、多元路径四个板块;湖南部分分为革命想象、本土修辞、转战东营三个板块;另外独立于两个按地域划分的部分之外设有三个特别项目:新历史主义小组、太阳100、天地人。参展艺术家有尚扬,曾梵志,马六明,史金淞,王庆松等共计80组。

黄 笃:你把个展是从一个整体方向来思考,还是从具体艺术观念上来思考呢?
陈文令:在这次个人新作展中,除了一件是2006年参加上海双年展的作品,其余的雕塑都是今年的新作,它们是比较强调视觉与观念并重的作品,还融入大量的新媒介,如装置、图片、录像等因素的介入。这显然是对我2007年以前的艺术提出全新的挑战。

此次展出的作品包括油画、水墨、雕塑、装置、影像、行为等多种类型,并展示两湖地区’85以来大事记与大量珍贵的历史文献。届时还将围绕两湖艺术潮流的主题,邀请全国各地艺术批评家及艺术家展开研讨。


笃:在一般人印象中,你的作品基本上把猪作为一个表现对象,或作为一个观念的载体。最近,你作品的每个阶段的转变,都是以猪为主的。一直到现在,比如说物神仍延续的这种方式。试问在你创作的几个阶段中,猪在其中到底起到了一个什么样的作用呢?
陈文令:的确,猪在我若干个系列中都有不同的新的发展,它承载了不同的内涵和观念,并在视觉上也有明显的演变与推进。其实,我是用一种借尸还魂的方式把猪扮演成各类的角色,它像一个演员,可能出演乞丐,也能饰演教皇,而不是用一成不变的观念来表述。我总认为符号化也不是问题,主要是看你的艺术符号是不是具有巨大的外延性和拓展性,能够不断地向前拓展。我所唾弃的是一个无病呻吟的重复的小符号。

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两湖艺术家以不懈的价值追求和生命体验为学界所称道,在经济低糜的时局之下,展览希望借此精神动力,使得中国当代艺术朝着良性的方向推进,使得观众在这种集体经验中获得个人的感动。


笃:既然你的作品在创作过程中有演变与拓展,那么能否谈谈你作品中不一样的地方在哪里呢?或不同阶段的区别在何处?
陈文令:第一阶段是《幸福生活》,作品气质较拟人化,既温情又幽默,跟现实也比较平衡,夫妻猪表现得尤为突出。第二阶段是《英勇奋斗》,作品气质比较激越、癫狂和无厘头,是对现实经验的一种过滤和放大,如参加您策划的2007年首届今日文献展的那一件雕塑。与其说是猪与人的搏斗,不如说是人与物欲的搏击。第三阶段《中国风景》系列作品的气质具有鲜明的公共性,是对公共空间与社会的直接干预。这件雕塑的尺寸巨大,糅合了具象和抽象的双重语言,而且作品与人和环境之间具有互动性,很明显地回避了架上雕塑的价值取向。这样,它又不适合在人造光之下的展示,可以直接安置在户外展出。第四阶段不是以系列方式呈现,而是以雕塑装置方式呈现的,大量的新媒介的介入,脱离了纯粹雕塑概念的约束,是一种扩张性的艺术概念。

编辑:admin


笃:也就是说,你特有意识的思考问题,除了对以猪作为一个对象之外,你还有什么别的想法介入到你的雕塑中呢?
陈文令:我的新作中主要吸收了民俗与时尚的元素。民俗与时尚都不被认为是一种严肃的文化,而是一种次文化或亚文化。我想在自己的作品中通过挪用和转化这些非正统或亚文化的要素来颠覆人的常规审美经验。其实,在当代艺术现象中,很多的当代艺术作品都是被艺术家把原本人们认为不是艺术的做成艺术。这正是艺术的魅力所在。我今年的所有雕塑作品,表面效果都是手工绘制的,很有绘画效果,不采用以前的烤漆和金属锻造技术,强调心灵和手艺的高度统一。再加上互动式的装置、庙会的纪录片,还要邀请车模和茶艺小姐到现场表演。


笃:其实,你谈到的是一种艺术方法论,它根本上涉及个人的直觉、判断、选择和过滤的问题,这显然是有一个艺术的拿捏度的问题。我认为在你的作品中可以看到你对亚文化、流行文化和正统文化之间的度进行了一个很好的拿捏。然而,在你作品中,具体受哪些民间艺术的影响呢?
陈文令:因为我在美院里受教育的时间较短,而在学院中学到的经验并不多。正像你所知道的,福建省是工艺美术大省,各种民间工艺制品名目繁多,尤其是石雕、木雕、藤艺、漆艺等。几十年甚至几百年来,长盛不衰,这些民俗艺术对我影响挺大的。


笃:也就是说,你的方法受启于这些民间艺术的能量,但你才智具体表现出非常个人化的艺术语言,其中的转换或转译在作品中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即过滤和放大。因为在你的作品中,我能看到民间的语言要素,但它又不是纯民间的东西,它是经过你的处理或提升的语言,最终构成了独特的艺术风格。
陈文令:的确这样。我喜欢那种能用通俗易懂的语气把深刻的真理说出来的人,绝不喜欢那种装逼装深刻的人,弄得你满头雾水都听不懂。如《诗经》里风雅颂,风的部分的诗体琅琅上口,通俗易懂。如: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连农民、文盲都能说出几句;如李白、杜甫的很多诗,再土的人都能吟出几句。伟大的人民性的文艺作品就是具有巨大的社会覆盖面,让很多层面的人都能有看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