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势在书法中的表现形式,楷书的学习方法

哪里可以赌足球 1

笔势在书法中的表现形式,楷书的学习方法。笔势在书法中的表现形式 1、点画的趋向性
沈尹默先生说过,“笔势乃是一种单行规则,是每一种点画各自顺从着各具的特殊姿势的写法”。沈老所说的单行规则和特殊姿势,无疑是他在同一章节中引用《禁经》的永字八法。我以为沈老之所以在笔势一节中讨论这个问题,主要想说明构成汉字最基本的八种点画各具有的姿态,以及用什么方法才可“备八法之势。”
形成汉字的人种基本点画的形状是经过若干年、若干人创造、改进、定型的。自汉代完善以来历经2000多年没有什么变化,仍然是八种,既没减少也没增加,且八种点画的姿势也依然如故。我们再进一步对八种点画的特殊姿势加以分析,就会发现它们共同的特性-一明显的趋向性。有的教科书把势能释为“事物所表现出的一种趋向”,而趋向性就是八种点画的特性。汉字的八种点画的趋向性主要表现在点画的方向性。
汉字的八种点画都有明显的方向性,尤其是短画,外形轮廓像一个个不等边三角形,指示或标示着一定的方向。以点为例,写一个独立的点,它的特殊形态是上小下大,标示着物体受地球引力的影响形成流线形下落的方向。同时尖锋人纸的笔触还指示着物体是从什么方向落下来的。收笔出锋的部分还指示着遇到阻力后反弹的方向。有了这样的方向性,就造就了点画上小下大的特殊形态。形成了所谓的点势。人们感觉到它有重量、有速度、有方向,于是才有了“高山坠石”之说。如果不是这种形态而是上大下小,人们立即就联想到花蕾、气球等轻飘飘的东西,感到无力。正是由于这些原因,我们再重新审视八种点画的形状,古人在设计点画时,没有采用正圆形、圆弧形、等边三角形、正方形、长方形等形状作为点画的特殊形态,正是因为这些形态不具方向性.无趋向可言,’没有力量,因此也就不得势。
除了短画外,像横、竖这些支持汉字骨架式的长画,从左至右,从上到下的线条走向也非常明显,也是不能倒置的.点画的方向性携带的势能主要表现在:
(1)点画的易动性
易动性主要指八种点画在相互组合时,采取一种不稳定的搭配,不少点画不是平直安排而是作倾斜处理,有的甚至在45度左右摆动。如“求”字的下面四画就是这种情况。(图81)。这种倾斜的点画易受地球引力的影响,携带重力势能“较大”,大有一触即发之势。使人从心理L感觉到这种重力势能马上就可以转化为动能。因此。汉字的结构本身就具备一定的势能。

楷书的学习方法
由于楷书是书法的基础,所以学习书法,应当结合实用,先从楷书人手,耐心临摹,把字体的结构写正确,成为善书者,而后学研笔法,达到“书而有法”,再学其他字体,以免走弯路。1.坚持临摹
学书临摹字帖,也称摹临,是学好书法的重要方法之一。《书学捷要》说:“临摹同工,是学书大要。”由于临摹字帖需要长期进行,容易产生急躁烦难的情绪,所以要有恒心耐性,坚持不懈,以古人缸干、皮穿的精神,达到既能惟妙惟肖的“人帖”,又可推陈出新的“出帖”。《学字》说:“凡临古人书,须平心耐性为之,久久自有功效,不可浅尝辄止,见异即迁。”学习书法需要坚持临摹,是因为书法以汉字为载体,以技法达道通理、表性传情的性质决定的。临摹首先要选帖,通常从颜真卿、柳公权、欧阳询和赵孟烦四家的楷书中,选择一部字帖,临好以后再转学另外一家。现把摹临的方法扼要分述如下。
(l)摹帖法
摹帖也称摹影、影摹,有三种方法:一是用透明而不浸墨的书写纸盖在字帖上面,用毛笔对着字画摹写,笔随影走,称为摹影。二是用薄纸盖在字帖上面,先照着字体轮廓勾描成空心字,然后填写成黑体字,称为“双钩”,也称“响拓”(现今可用复印)。三是用书写纸盖在字帖上,先用硬笔画出字体笔画的中心线,然后对照字帖,用毛笔顺细线摹写。这样的摹临书写,既便于把字体结构写准,又易于把笔画写活,是摹帖的好方法。至于摹临字帖的次序,虽然宜于先摹后临,但是也需要交插进行,互辅而成。
(2)临帖法
临帖是在摹帖的基础上,模仿着帖上的字书写。其方法也有三种:一是对临,就是看准字帖上的字,在纸(楷书先用有格的纸)上振笔直书。须注意看一个字写一个字,不可看一笔写一笔。每写好一遍,须总结经验,再写第二遍。王羲之在《笔势论》中指出:“初学字时,不可尽其形势,先想字成,意在笔前。一遍正其手足,二遍须尽形势,三遍须令似本,四遍加其遒润,五遍每加抽拔,使不生涩。如笔下未滑,不可便休,三行两行,临之不休,取滑健为能,勿计其遍数也。”这就是说,临习字帖,要做到结构正确,笔法无误,把字体写得遒润健美,才符合临书的要求。二是背临,又称默临,是依据对临的记忆和理解,直接书写字帖上的文字。
经过多次默写,反复研究改进,写得既像帖上的范字,又有自己的笔意墨韵。三是空临,又称“书空”。就是不用纸笔,以手空画所临的字。史载占人空临的故事很多,也很有趣,如画被、画席、画地、画墙、画沙、画灰、画掌、画腹等。这样的以手空临,虽然是一种辅助方法,但是经过不断的心追手摹,对于增强记忆,提高认识,深化书艺情感大有裨益。
临好一部字帖后,应当再选择一部书体近似的字帖摹临。如临柳书《玄秘塔》的,可再选临颜书的《多宝塔》;临欧书《九成宫》的,可再选一部自己喜爱的赵书楷体字帖。因为有了临摹第一部帖的基础,临摹第二部帖自然会较快“人帖”。做到了背临时,就应当结合所临的前一部帖深思默写,力求融会贯通,写出一种“某底某面”的书幅。即所谓“颜摹柳盖”;“要得妙,欧套赵”。这样的学书,可避免边学边丢的弊病,容易把字体写活,便于形成自己的风格。所谓“出帖”,是一举而数得的一种好方法。楷书的学习方法
楷书的学习方法(2)
临书到了这一阶段,更需要认真考虑自己的主客观条件(特别是所秉气质),如果条件具备,可通过临习智永的《真草千字文》,上学王羲之书。经过这样的认真临习,自能形成一种好的风格。同时,还应当注意结合临习小楷和榜书,并涉猎一些名家字帖,以及魏碑、帛书等书体,以丰富自己的书幅风格。
但是,也应当看到,书法的实践和理论都十分混乱,而今的奇谈怪论,偏见误导比比皆是,必须严防上当受骗。《广艺舟双楫》说:“临碑旬月,遍临百碑,自能酿成一体。”这样的临法,如同“猴子册棒子,边册边丢”,怎么能形成一种书法艺术的书体呢?现在有的高校教材,把书法艺术歪曲为“一门学问”,蔑视临摹的技能锻炼,岂知书法是“技进乎道”的艺术,炼字也是炼笔炼人,连王献之也须炼得缸干。至于违反“一阴一阳之谓道”的“阳刚论”,背离“形具而神生”的“神奇说”,甘为“小人同而不和”的“流行风”等表现,更是到处可见,不胜枚举。因此,学习书法艺术,不仅必须辛勤临摹,精益求精,而且需要明辨是非,端正学习态度。2.正确用笔
学习书法艺术,经过反复临摹,掌握字体结构以后,需要进一步研习笔法,做到正确用笔,把字体的点画写活,从而写出结构精巧、笔法美妙的书艺作品。
楷书的基本笔法,就是书法的“八法”,其特点是横勒竖努。楷书横勒竖努的笔法,既与篆书牵引圆转的笔法不同,也与隶书“横鳞竖勒”、’‘挽横引纵”的笔法不一样。因此,把楷书的用笔技法,与隶、篆书的用笔技法混为一谈的种种论述,显然都是不正确的。
楷书的用笔八法,自然也是逐步发展形成的。其基本情况由卫夫人的《笔阵图》列出了七条,“并作其形容”。其内容是:

对于“拨橙法”的“橙”字,应当读成平声,也就是古人点灯的“橙”字。这个“镜”字的字音和字意,在较老的字典里,都解释得很清楚。()过去用菜油灯时,人们在灯下读书写字,为了保持灯光的亮度,大约每过十来分钟,就得拨一次灯。古人学习很勤奋,“三更灯火五更鸡”,“韦编屡绝铁砚穿”,在灯下用三指执笔写字,与用三指拿灯棒拨灯十分相似,自然就很容易作出这两者如同一法的合理联想。后来有了专用的“灯”字,一些人由于不了解三指执笔法和“橙”字演变的历史情况,也不懂得骑马要重踏橙、轻着鞍,才能防止被颠得腰酸肚疼的常识,就很容易对这个古“橙”字望文生义,以致手足不分,执踏不辨,牵强附会地将“橙”与马橙子扯到一块了。到了采用四指、五指执笔时,一些人为了强调新法符合古法,将新法与“拨镜法”混为一谈,以致越谈越乱,严重影响了后人对前人用笔的正确理解。

哪里可以赌足球,笔势在书法中的表现形式(2)

哪里可以赌足球 2

三指执笔与“拨橙法”
人们对三指执笔的说法,尽管不很一致,但总的说来,存在三指执笔法的历史事实是无可置疑的。古人三指执笔的方法,与近代人用三指执笔的方法不一样,却有点像现代人拿硬笔写字那样,所不同的,前者是“腕竖则锋正”,后者是“腕平而尖斜”。三指执笔,拇指与食指捏住笔管,中指在右下方托住笔管,就形成所谓“单包气而把中指也放在笔管外侧,就形成所谓“双包”。古人称“包”而不称“钩”,并强调“指齐”,都是与“直腕”、“腕竖”有直接关系的。古人把三指执笔法称作“拨橙法”,曾有人用“推、拖、樵、拽”四个字作解释(如图1.
1和图1. 2)。

2、线条的反弹性 平面有形的弧形线条的张力.本身就是弹性势能的重要表现。
线条的反弹性,除了平面上有形的弧形线条,还包括书写过程中笔顺相联的点画间的空间动作抛物线。
书写过程中笔顺相联的点画间的空间动作抛物线是指相邻的笔顺间的提按动作,提得轻的笔锋不完全离纸,形成映带牵丝;提得高的笔锋完全离开纸面,但仍按照一定的方向,一定的抛物线轨迹运行直到再次落笔为止。在相邻笔画上留下的折、搭的痕迹(图83)。这也是常说的“笔断意连”。在笔断期间,相邻的点画之间的行笔就形成了一个无形的弧形的空中桥梁,通过这个无形的桥梁完成了动能与势能的转换过程,最后只将原因和结果落在纸上.折、搭的痕迹就是原因和结果。我们在欣赏一个字时,不仅仅看到它的平而效果,通过点画的形态变化,似乎还可以观察到在字的上面还隐藏着若干条无形的弧线,把相近的点画联系在一起。点画的粗细不同,弧线的高低也不同。纸上留下的墨迹只是挥毫用笔的一部分,古人所谓的空际用笔可能与此有关。

上述笔阵七条,对楷书七种基本点画的多方形容和书写要求,以及“多力丰筋者圣,无力无筋者病”等有关论述,不仅成为楷书八法的运笔基础,而且提出了书法以技致艺的理论原则。
到了庸代,欧阳询对《笔阵图》加以润色,又增加了“一波常三过笔”的碟法,称为“八法”(亦称八诀)。他还作出“澄神静虑,端己正容,秉笔思生,临池志逸,虚拳直腕,指齐掌空,意在笔前,文向思后”等有关论述,弘扬了以技致艺的书论意义。《书谱》所述“执、使、转、用”的笔法虽然未能留下来,但是序文对书法“技进乎道”的理法,作出了极为精辟的论述。而后张旭把楷书的基本点画名称和笔法术语统一起来,并用“永”字的八种点画写法,代表用笔八法,形成了著名的永字八法。这样用一个字的写法,“约象立名,究之可悟”,使人易懂易记又易用,的确是笔法的一大创造。因而,永字八法虽然有拘于一字的局限,但是瑕不掩瑜,不仅成为教学书法的人们共同格守的准则,而且还演化出一系列的变化写法,增强了书法的技艺效用。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