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边界问题的中国背景,但创造冲动也弱了

近年外地的新潮美术迭起,虽然其中有盲目的浮躁,但外地的中青年实力派美术家,却也常常比广东体现出更强烈的变革和创造意识,这种差异显然说明了内中所存在的不同。不必多说,大凡艺术有变化发展,都离不开必不可少的碰撞、切磋和探索。从文艺复兴以来,艺术潮流的变动,审美观念的变革,都是通过群体的力量,以运动的形态而进行的。过多地保持着个体自给自足的艺术生产方式,正是中国艺术至今未形成走向世界的冲击力的重要原因之一。广东美术界的个体意识尤为明显,这是不必多言的。

不同国家和民族表达了他们在不同历史时期所贡献的文化内涵。因此,也产生了各自值得其骄傲的文化历史和文化表达的独立演进历程。

中国背景是中国现有的体制、文化的宽容度、经济状态、艺术传统、教育制度、公众的文化素养等等因素的综合反映。

中性心态呈现出一种为人处事的稳健和圆熟。进可以攻,退能够守,上级便于领导,人际容易相处,个体容易安身立命,广东美术界常受上级表扬,也属顺理成章的事。不过,另一方面,这样的心态也淡化了对一切外界事物的反应。不论政治敏感性、社会责任心、艺术创造冲动无不受到制约,可能使得许多需要体现热血和激情的环节只会出现迟一拍的反应,甚至于冷漠和麻木。

近来刚开幕于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七楼的《电场:超越超现实法国蓬皮杜中心藏品展》,则展现了法国在当代艺术发展百年过程中一个重要的阶段超现实主义。

从这个意义看,当代艺术在中国的实践,它在艺术边界问题上哪怕是最极端的实验,也是有意义的,这是一个不断的尝试和调适的过程,它不断在验证当代艺术与中国的适应性关系。

图片 1

此次来沪展出的蓬皮杜艺术中心藏品共一百余件,从上世纪20年代超现实主义伊始跨越至今,类型涉及绘画、雕塑、装置、影像、摄影、建筑模型和手稿。展品包括米罗、毕加索、杜尚、恩斯特、马格利特、曼雷、阿曼、基彭贝尔格、凯撒、史波耶里、杜布菲、巴塞里兹、里希特、波尔克、古尔斯基、菲利克斯冈萨雷斯托雷斯、波坦斯基、巴尔代萨里等一系列大师的作品。

孙振华

广东的美术界有着一种远别于外地的人际气氛中和、闲适、温情脉脉、优悠恬然,没有什么妄露圭角、偏激躁动之举。在公众场合能够举止得体、言辞合度,私下里的待人接物也是礼数周到、儒态可掬。即使矛盾摩擦,也与外地的剑拔弩张不可同日而语。

阿勒多罗西、艾拉多康索拉西欧、布鲁诺瑞奇蓝、法比奥莱因哈特《类比城市》纸上素描及复印件拼贴

面对今天当代艺术的现象,需要进行认真的反思和清理。什么是我们所需要的当代艺术?什么是当代艺术所需要的价值观?

梁江

人类文明的演进,体现在人类对陌生世界不断探索的过程中。其中,文化艺术活动在人类文明进程中扮演了尤为重要的角色。

全球化,是深刻影响当代艺术的最重要的国际背景。中国当代艺术在艺术边界的问题上,无疑受到了国际当代艺术的影响。

没有谁愿意撩开那层温和的面纱。对于下面掩盖着的一种距离感、冷漠感,其实大家都心照不宣,只不过久而久之,人人都以为非如此不正常罢了。这是一种典型的中性心态。莫非温和的气候真能如同对于植物那样影响社会群体的心境?美术界行内的人乐于说广东没有外地那种文人相轻和明争暗斗。但,不是说凡有人的地方便有矛盾么?看来,与外地的区别只是表露方式的差异罢了。

图片 2

中国当代艺术是一个不断在与中国背景对话、博弈的过程中所生成的,这是一个建设性的过程;在这个意义上,中国当代艺术具有多种可能性。这些可能性也包含着它的特殊性。关于艺术边界的问题也是如此。

艺术允许偏激,创造需要冒险,这本是一种常识。但是,现代社会生物学的研究,已经证明趋同意识是人类的潜在本性在这里,趋同意识可以简化为一句通俗的话随大流。这是一切生物最安全的生存方式,可惜恰恰是与艺术创造的特质相异的。中性心态与人类的生存本能有着内在的默契,不应否定其合理性。问题在于,应当指出,广东美术目前的总体面目,正是中性心态的外化。

超现实主义始创于法国诗人和评论家安德烈布勒东(18961966年)。超现实主义者追求自由想象,摆脱传统美学的束缚,将梦幻和冲动引入日常生活,以创造一种新的现实。超现实主义艺术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激荡于整个欧洲。它提出了关于创作源泉、创作方法、创作目的等一系列问题。其美学观点如:无意识、自动绘画、书写、共同创作等影响至今。

中国当代雕塑创作,可以作为讨论艺术边界问题的一个佐证。1994年,有雕塑家提出保卫雕塑的口号。看起来,这似乎是一个十分保守的口号,因为在国际当代艺术的前沿,似乎已经基本消解了雕塑的概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